反新版性教育課程運動的「錯謬」(Myths)與「真相」(Facts)

謝安國(銀禧社社長)

四月十四日約五千省民齊集省政府大樓前,他們來自不同族裔,不同宗教,或無宗教,不同家長及社區組織,有的乘坐校車(約五十輛),有的坐TTC地鐵,有的直接從辦公室徒步而來,都是為表達一個明確的訴求:要省府撤回新版性教育課程,真正在全省進行咨詢,讓家長有機會參與,創造一個真正適切的性教育課程。

這五千人在二月底以前基本對社會政治沒有多人的關注,但當新版性教育課程頒布後,他們自發組織起來,在短短一個多月中,不斷找人簽名,約見省議員,積極出席省議員舉辦的訊息發布會等,到414的大集會,已經形成一股運動:反新版性教育課程運動。

可是,在414前後,來自省府及一些媒體,有不少批評的說話,試圖指出該運動的基於錯謬(Myths)。本文嘗試逐一分析,指出那些批評本身的錯謬,及表達事情的真相(Facts)。

錯謬一:這場運動是由保守黨策動,和指揮的。群眾都是受到政黨的迷惑和煽動,他們又指出,在家長們中,有保守黨背境的人參與,這就是證據了。

真相一:在短短一個多月來的策動過程中,參與的人很多,的確有政黨背景的人在其中,這可不是由政黨策動和煽動啊!而且,那些所謂有政黨背景的人,有保守黨,也有自由黨,屬省的和聯邦的都有。他們之所以參與這次運動,不是出於政黨考慮,全是基於家長的身份和關注。他們都放下了政黨政見的分歧,同心合意的發起這次運動,若不是為了更高的目標-孩子,這可能嗎?個別保守黨員以家長的身分積極參與運動,就說是保守黨在幕後操控,有惡意中傷之嫌。

錯謬二:反新版性教育課程的人對課程一知半解,甚至許多人連課程都未認真讀過,就來反對。

真相二:運動中許多人不但讀過課程大綱,更深入研究,找出其中具爭議的部分,仔細列出來,又翻成不同文字,以供英語不太靈光的參考。君不見反對鹽盟中有不同文字版本的新版性教育課程內容嗎?尤其在安省家長聯盟中,更有專人作文宣,作研究。這些新移民家長們雖然英語沒有本地人強,但無論在思考,分析,組織上,紀對是精英。他們當中有當科研的,當工程師的,當行政管理的各行各業的專業人士。他們若沒有經過仔細研究,怎會隨便作出行動呢?

錯謬三:反新版性教育的人思想守舊,不能與時並進,不能包容不同性取向,不同性別身份的人,和不同性行為方式。他們指出,新版性教育課程內不是有許多好的東西嗎?那些關於互聯網的內容正是孩子們需要的。

真相三:反新版性教育課程運動的人從來沒有全盤否定課程的內容,卻是對其中部份內容不能苟同。他們也不是反對更新,卻是關注更新出來的結果如何。他們也不是反對課程內容有涉及性取向,性別身份等議題,卻要確保孩子必須心智成熟和在適當的價值指引下去理解。這就是守舊嗎?不包容嗎?斷然不是,家長們只是期望他們的價值受到尊重,在這價值基礎下去讓孩子面對新世代的挑戰。難道這不正是家長們的權利嗎?

錯謬四:反新版性教育的人是出於忿怒(anger),一味盲目的反對,根本就沒有對話的餘地。

真相四:須知忿怒是人的自然的情緒反應,尤其是當事人感覺受到欺騙,不公平,或歧視等對待之後。這次反新被性教育家長何以這麼忿怒?是因為政府2010年那時答應過作詳盡的咨詢,卻以一個4000人填問卷調查,內容卻沒有實質課程內容的假咨詢;是因為家長們多次表達對課程的反對,卻被扣上「恐懼同性戀」(homophobic)的帽子;是因為他們努力組織抗議行動,卻被惡意中傷為被政黨煽動。不過,他們的忿怒,卻沒有叫他們成為盲目或做出破壞性的行為,反之,他們化忿怒為力量,大家群策群力的去做研究,分析,找數據,切磋論調,務求找到性教育課程的真相。可是,省府卻一直的拒絕對話,對他們的訴求全不回應,還用各樣藉口去否定他們的努力,試問是誰叫事情到了沒對話的餘地呢?

錯謬五:反新版性教育的人要求家長參與制訂性教育課程,是不切實際和不可能的。試問有那課程是由家長們參與的呢?教育廳聘用了這麼多的專家,根本不需要家展這些教育門外漢來參與。

真相五:讓家長們參與,是省府2010年答應的,既應允了,就要實現,不能反口。讓省內家長參與真的是這麼難嗎?不久前,多倫多擬建大型賭場,公開讓大多市居民表達意見,市民可在網上填寫問卷,也可以個人或組織名義直接到特別聽證會上發言。多倫多做得到,省府沒有理由做不見。設計一份對網上問卷有何難?在省內幾個重要城市舉辨聽證會,讓組織或個人發言,又有何難?收集了訊息後,再交由特別小組分析和歸納,再對課程作出最後修訂。這些步驟並不困難,只是需要時間,應該可在一年內完成。既然舊的性教育課程已經十七年了,再多等一年,又何妨呢?為什麼省府這麼急著要在今秋就推出來呢?

反新被性教育運動的家長們的訴求很簡單:省府把新版撤回,重新咨詢,把課程做到最好,讓我們下一代受惠。省府為什麼不願意與家長們合作呢?省府怕什麼呢?

為什麼要反對安省新版性教育課程

謝安國牧師(銀禧社社長)

一. 性教育課程內容有許多過早及過份露骨的內容,例如:一年級(五至六歲)就介紹生殖器官,三年級介紹十分複雜的概念如性取向(sexual orientation),性別身份認同(gender identity),四年級談到約會,七年級提到不同的性行為等等。

二. 2010年的課程修訂因為家長大力反對而收回,當時政府答應會作出詳細咨詢。去年十一月,省府宣佈進行對省內4000家長的咨詢,填寫一份問卷調查。這份問卷調查根本沒有提及任何實質的課程,基本是用作支持省府作出修訂的支持。其實,真正的咨詢是公佈內容,讓家長和公眾可以直接的發展意思,省府聽取後再作出修訂才落實。

三. 有人說:家長可以行使孩子豁免權-家長若不喜歡,可以通知學校,不讓孩子上課。這是不負責任的說法。省府是選民選出來的,省教育廳的責任就是發揮領導作用,藉著咨詢家長,達成共識,與家長合作,讓孩子得到最好的教育。

四. 有人說:安省的性教育已經很多年了,已經落伍了,不能應對新時代的挑戰,必須更新。這個我們是同意的。正因為這是關乎我們孩乎的性觀念,至為重要,更加不能急進,多用一年時間,又有何妨,重要的事,花多一點時間把它做好,比草率了事好得多。

五. 有人說:我們這些反對的家長是"恐同"(homophobic),都是因為恐懼同性戀的概念所以反對性教育課程修訂。這指控是不對的,須知我們反對的性教育課程內容,是因為它過早,在小孩子心智還未成熟時,把不恰當的概念教授。我們同意性教育應介紹不同家庭組合,不同性行為,不同性身份認同等概念,但必須要在孩子心智能領會的年齡階段來教。若當他們心智未成熟時就教授,這和洗腦有什麼區別呢?

六. 有人說:家長反應過敏了,這只是課程大綱,內容有不少都是建議性的,不是定案。這是明白寫在課程內的東西啊,怎麼又說不可當真呢?那什麼是真?什麼不是真?這可令家長迷糊了,我們花時間去讀課程修訂,仔細的去分析,都是為了孩子的教育。我們看到那些教師和學生的對話內容建議,就產生很大的憂慮。省府教育廳不是有責任澄清嗎?

Myths and Facts about the Anti-Sex Education Movement

Rev. Dominic Tse

Since the release of the Ontario 2015 revised Sex Ed Curriculum late February, a grass root movement of opposition has been gathering steam.  Since March, members of this movement organized protests at various Government-led info sessions, at community events where Premier Kathleen Wynn attended, and staged a major rally at Queen’s Park on April 14, where thousands (different media outlets’ estimates ranged from 2000 to 5000 people) of parents, grandparents protested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2015 revised Sex Ed curriculum this coming September.

Moreover, representatives of this movement attended numerous forums, media interviews and debates, to express their opposition to the 2015 revised Sex Ed Curriculum. Their voice was loud and clear. However, the government has so far failed to adequately engage these parents, but instead branded the movement as driven by people who were ill-informed, backward-thinking, anger-driven, unreasonable, fuelled and coached by Conservatives. It was this condescending attitude on the part of the government that has stalled any dialogue and engagement with the movement.

Myth1: They were ill-informed.

Fact 1:  In a recent Forum held in York Region, the first speaker was given the task to present the Sex Ed Curriculum and could have used a more fact-based approach by simply presenting the data, namely, the actual contents of the controversial parts that the opposing parents abhorred. However, the speaker chose to adopt a condescending attitude by asking for a show of hands from those who have actually read the curriculum, not some interpretations. An overwhelming majority of parents raised their hands, showing that these parents were not ill-informed. Most of them were not born in Canada and spoke English with an accent. However, thanks to immigration policy adopted by the Federal government, which placed education as a high priority, these new Canadians are elites in their Country of origin and possessed a high level of skills in research and critical thinking. They spent hours going through the entire curriculum, researched the relevant criminal codes, and conducted extensive research on comprehensive sex education in other provinces and US jurisdictions. Their presentation was highly informative, reasonable, supported by data and research materials. To call them as ill-informed and misled is simply an insult.

Myth 2: They are against Sex Ed and against updating Sex Ed.

Fact 2: In the Forum, many speakers who spoke in support of the government’s curriculum spend a great deal of time, either from personal experience as educator, as sexual health nurse, or as researcher, to support the notion that Sex Ed is necessary and critical to our youth’s well-being. Their assumption is that parents are all reluctant to talk to their children about sex and that the school must step in to fill in the void. This assumption underpinned much of comprehensive sex education for decades. However, the parents who were present in the forum presented a fundamental challenge to this long-held assumption. Most of these parents were born in the 70s, 80s, even early 90s, children who basically grew up in the front of the computer, internet, and were the first adaptors of communication technologies. They expressed again and again that they were ready to talk to children about sex, according to their own religion, values and worldviews. They were not against sex education or updating the Sex Ed curriculum. Their objection was against the value system and the materials presented in the 2015 revision.

Myth 3: The movement was orchestrated by the Conservatives

Fact 3: Numerous news organizations branded the April 14 protest as orchestrated by the Conservatives or Conservative organizations. While it was true that several Progressive Conservative MPPs spoke at the rally on April 14, and some of the people in the movement may be members of the Conservative Party, provincial or Federal, it is totally untrue to call the protest movement a Conservatives-orchestrated movement. The movement was born shortly after the 2015 revised Sex Ed curriculum was released in late February. Many members of the organizing committee were previously not involved in politics. They were motivated by real concerns for their children after studying the curriculum in details. Seeing some members of the Conservatives present in the movement and then drawing the conclusion that it is a Conservative-orchestrated movement is a clear sign of a logical fallacy.

Myth 4: The movement is irrational and filled with anger

Fact 4: Yes, there is anger, but not from irrational fears or manipulations. The movement studied the curriculum carefully and decided to oppose. It was a very rational process. They were angry because they felt betrayed, ridiculed, and ignored by the government. In 2010, when then Premier Dalton McGinty pulled the 2010 revision, he promised to do a better job in consulting the parents. In November 2014, instead of doing a thorough consultation process, the government announced that only 4000 parents would participate in a survey, without even releasing the contents of the curriculum. In late February, 2015, the government released the 2015 revised curriculum and announced that it will be implemented in September, without bothering to release the result of the so-called survey of 4000. This is definitely not consultation, and the parents have a right to be angry about the process. Their anger was further fuelled by the condescending tone in the government’s presentation of the new curriculum.

Myth 5: It is impossible to let every parent be part of the consultation process

Fact 5: In this day and age, it is definitely possible to allow all parents to participate in a province wide consultation process on this curriculum. Taking a cue from the Toronto Casino consultation, the provincial government should develop a website that allows all parents to comment on specifics of the curriculum. Numerous town hall meetings in major cities throughout the province can be held to solicit inputs from parents. A panel chaired by a respected individual, e.g. a retired judge, would then compile the inputs and then release a report. Parents or representatives of parent organization should be given seats in this panel. Then the Ministry of Education should finalize the curriculum based on the report. There is no reason why this process cannot be completed within a year.

The government should stop evading the issue, which will not go away, simply because it is education, a day-to-day concerns parents must deal with. The government cannot continue to ignore the concerns, which are very real, and should start engage the parents as partners.

加國學校德育教育的衝擊:安省、魁省,與亞省的個案

謝安國(本文銀禧社提供,作者保留版權)

加國聯邦制度中,學校教育是歸省府管理。在過去幾年,學校教育中的德育教育與家長對子女德育教育的主導性備受侵蝕,情況在安省,魁省,及亞省尤為顯著。

安大略省

安省自由黨政府在過去幾年一直致力以“平等包容教育”為口號,不遺餘力地推動與傳統家庭價值有很大衝突的意識形態。尤其關於性教育課題方面,從2010年更改性教育課程引起的爭議,到去年推出的13法案(Bill 13),以欺凌為名,卻強制式把同性戀學生組織模式強加於被憲法所給予傳承天主教教義的天主教教育局之中。法案又把學校制訂所謂“平等包容教育政策”的最終決定權集於教育廳長一身,直接從教育委員會(Board of School Trustees)手上奪去了各校區自決政策的自由,漠視民選教育委員的權利。此外,法案又明言學校在租用場地時,必須以學校的平等包容政策為依歸,此舉直接影響許多現時租用學校的社區與宗教團體。省府於二月底復會後,13法案已開始繼續二讀辯論,不日會有議決。由於議案得到大多數自由黨省議員,新民主黨省議員,和部份保守黨省議員的認同,二讀通過機會很高。二讀後將會交由委員會研究,然後三讀通過立法。現時不少家庭團體、宗教團體、社區團體都紛紛起來反對13法案,通過傳真、電郵、書信向省議員表達,期望省府修訂法案,尊重家長與教育局的權力,真正以反欺凌為大前題,而不是借反欺凌來推行反家庭價值的動作。(讀者可上銀禧社網址下載請願簽名表www.jccsa.ca)

魁北克省

除了安省外,魁省近年在教育陣線上也對傳統德育教育帶來不少衝擊。魁省於2008-2009學年推行全省宗教倫理課程(Ethics and Religious Culture – ERC),作為全省學校中小學必須教授的課程內容,包括公立學校,天主教學校,和家庭學校(Homeschools)。此新課程取代了昔日可以由家長選擇的基督教,天主教,或無宗教背景的課程。

據魁省教育廳宣稱,新課程是以“中立性”角度處理宗教與倫理問題,旨在提倡對不同宗教與倫理價值採取包容與接納的態度。可是,魁省宗教團體紛紛指出,在宗教與價值這些議題上,根本不可能有“中立”的立場!魁省現時所謂“中立”角度,其實就是說各宗教沒有絕對對與錯的價值,道德立場沒有絕對真理與錯誤,所有宗教與價值系統都是相對的。這所謂“中立”角度豈不是採取了“相對主義”(Relativistic)的一種立場嗎?把一種立場,強加於別的立場上,豈不正是赤裸裸的霸權主義嗎?這豈不是與ERC課程的宗旨相違背嗎?

居住在魁省Drummondville的兩對天主教家長反對學校強制推行ERC,向校方申請孩子不用上該課的豁免權,被校方及教育廳拒絕。他們向魁省高等法院提出訴訟,聲稱魁省ERC課程內所教的多元主義宗教與倫理價值觀念違反了他們的宗教自由,令孩子的宗教信仰受到影響。該訴訟於2009年五月聆訊,遭法院否決。家長再向魁省上訴庭上訴,亦遭同樣命運。他們最後上告加拿大最高法院,於去年五月舉行聆訊,今年二月中頒下裁判,結果亦以敗訴收場。

最高法院在判辭中指出,家長聲稱其宗教自由受到影響,認為課程的相對主義色彩會影響他們向孩子傳遞其宗教信仰的能力,必須基於具體的客觀證據。法官認為,純粹教導孩子了解不同宗教的資料並不構成對孩子的宗教灌輸(indoctrination),因為課程只向孩子介紹資料,並沒有強逼孩子接受這些資料。法官又指出,家長們提供的資料,只有課程的教科書及教材,不足以作為客觀證據。換言之,對高院來說,家長必須有客觀證據,證明ERC課程,確實實際際的的左右了家長傳遞其信仰的自由,訴訟才得以成立。不少家長對此裁決感到失望,認為這是對家長權益的又一次打擊。不過,由於這次裁決的範圍比較窄,是基於家長缺乏具體證據而作出的裁決,對一些更廣泛的課題如家長在子女的教育權利等仍未有明確的立場。

不久以前,滿地可私立天主教耶穌會學校Loyola High School與魁省教育廳的訴訟卻有完全不同的結果。2010年6月,法宮Gerard Dugre裁定,魁省教育廳強逼Loyola去教導ERC課程,是違反了該校的宗教自由。當2008-09魁省推出新ERC課程時,Loyola向教育廳申請以一套天主教價值為基礎的宗教與倫理課程以取代ERC,卻遭教育廳拒絕。Loyola於是上告法庭,結果勝訴。其中麥基爾大學神學家Douglas Farrow的證供,扮演了重要的角色。Farrow指出,ERC是一種價值的“革命”,並不“中立”,而政府強制執行這不“中立”的革命性價值改變是違反宗教自由的行為。現時魁省政府正向上訴庭提出上訴,預計今年中旬會展開聆訊。

亞伯達省

亞省進步保守黨政府(Progressive Conservative Government)於二月十四日向省議會推出新的教育法,其中第16條提到省內所有學校的教學材料必須“反映亞省多元化的傳統,增進省民彼此了解和尊重, 以遵守及尊重加國人權自由憲章及亞省人權法。

眾所周知,在有關同性婚姻法爭議的時候,不少反對同性婚姻法的人就因而受到人權仲裁處的起訴。2005年卡加利市主教Bishop Henry因為寫了一封給信徒的公開信,重申天主教對同性戀的教導,被人權仲裁處作出調查,雖然案件最終沒有起訴,但已令Henry主教花了龐大的金錢作出辯護的準備。2008年Red Deer市牧師Stephen Boissoin因為向當地報章撰文批評鼓吹同性戀的議題(pro-homosexual agenda),結果被人權仲裁處判決罰款,並下令道歉及不能再發表批評同性戀的言論。2009年亞省法院否決了人權仲裁處的判決,裁定仲裁處越權及違反了應有的法律程序。

如今,這新的教育法提出,對學校的定義十分廣乏,連家庭學校(Homeschools)也包括在內。加拿大家庭學校法律保障協會(Canada Home School Legal Defence Association-HSLDA)的Paul Faris擔心,此法一旦通過,家庭學校成員的整個家庭生活都落在亞省人權法的管轄之下。

亞省教育廳長發言人Donna McColl說:“無論是什麼形式的學校,家庭學校,私立學校,天主教學校,我們不能容忍對不同人士的不尊重。”針對家庭學校,McColl又說:“你可以在家庭生活中傳遞你的家庭價值,但卻不能在教導上傳遞。”可是,對家庭學校而言,教導與家庭生活基本上是一致的,很難分割那是上課學習的時間,那些是家庭生活的時刻。換言之,Faris對亞省人權法直接干預家庭生活的憂慮並非不無道理。若然,這豈不是政府打著尊重與包容的口號,卻直接干擾個人和家庭生活的自由?

從上述幾個省的個案看來,德育教育是我們不能忽視的文化戰線。作為家長,作為加國公民,作為有宗教信仰的人士,我們豈能坐視不理?為了我們的下一代,為了加國自由民主的前景,我們必須積極參與,以抗衡這種由上而下,強加於我們的相對主義、世俗主義價值觀的霸權主義。我們必須讓政客知道,這是我們的國家,那些是我們的孩子,我們要有發言權!

三黨分立,還是一黨獨大?-2012年各聯邦政黨形勢分析

謝安國(本文由銀禧社提供,作者保留版權)

過去一年加國聯邦政壇可說是風起雲湧,五月初保守黨終於如願以償,成為大多數執政黨,多年以來主導加國政壇的自由黨竟然淪為第三黨,起初被認為杜魯多第二的葉禮庭黯然下台,結束了他短暫的政治生涯,回到昔日學院生活。新民主黨憑著林頓的個人魅力,竟然取得魁省大多數議席,一躍成為反對黨,黨魁林頓成為反對歷史上首位新民主黨反對黨領袖。可惜,未幾,林頓就癌病復發,與世長辭。想不到,到大選後不到半年,三位曾在國會針鋒相對的黨領袖,竟然剩下總理哈帕一人。

保守黨政府

踏入新一年,聯邦保守黨政府已經執政六年,前五年是少數政府,去年起是以大多數政府主導加國政壇。在過去數年中,哈帕政府已努力的改造加國的政治,在外交上一反昔日自由黨盡量保持中立的左右逢源立場,在中東問題上明確的支持以色列,被反對黨口誅筆伐,但在國外卻給人一個新鮮的形象。哈帕又努力修補與中國的關係,開發多邊外交策略,企圖在政治和經濟上從單一依靠美國轉移至多元發展方向。

在國內,哈帕政府致力推動改革上議院,經過多年委任保守黨上議院議員,如今保守黨議員已佔上議院大多數,相信上議院的改革,指日可待。在經濟方面,國內外經濟仍十分疲弱,聯邦政府推行削支,正視多年以來政府的浪費,這是可喜的。其實,保守黨上台以來,聯邦政府公共開支不斷增加,這實和保守黨小政府的理念相違背的!近日不少傳媒爭相報導國會議員的退休金豐厚之極,叫一般加拿大人望塵莫及,若哈帕是決心改革,就必須從國會議員自身開始,以身作則,學效昔日他的恩師萬寧(Preston Manning)因為不認同國會議員的退休金計劃,堅拒不接受的榜樣。

保守黨雖稱“保守”,不少保守黨議員都持守傳統價值,在執政多年卻一直迴避社會道德價值議題,包括同性婚姻和墮胎等。總理多次被傳媒訪問時明言對重開墮胎問題沒有興趣,在任內也不會這樣做。關於同性婚姻,他在2006年倉卒的在國會作了投票(結果失敗),都是令人失望的。

可是,這些社會價值議題卻一直揮之不去。近日有醫療報告,顯示按胎兒性別而墮胎的情況在加拿大十分普遍,令墮胎問題再次在加國被談論起來。

同性婚姻這原本已被認為是定案的議題,忽然在一月初引起一場小風波。一對分別來自英國和美國的女性戀者數年前在加國結婚,如今要離婚,卻因為未能符合離婚者在加國必須居住滿一年的要求被否決。他們進行上訴,以憲法為理由,認為這是對他們的歧視。在訴訟的過程中,司法部的律師提出一個論點,就是婚姻必須有跨越國界的有效性才被承認。該律師指出,同性婚姻在當事人的原居地不被承認,在法律的立場上,是否意味著該婚姻不成立?司法部律師此言一出,立即引起一場風波,報章傳媒以頭條指責保守黨政府出爾反爾,卻推翻同性婚姻合法化,又指責保守黨政府一直都有此隱藏議題(Hidden Agenda)。結果,總理和司法部長立即出來澄清,堅持政府沒有意向推翻同性婚姻法。司法部長承認現的同性婚姻法中有漏洞,他將會研究如何填補,以致讓在加國結婚的同性伴侶的婚姻地位是合法的。由此可見,該名律師的論點不無道理,確實點出了一個法律的問題,是昔日自由黨政府在克理田帶領下倉卒立法的後遺症。其實,整件事看來,這場風波極有可能是該同性伴侶的律師和傳媒的炒作。司法部的律師的論據是對的,上訴律師也知道,於是利用傳媒把這事搞大,輕鬆地羸了一場在法院未必能勝的一仗。

幾年保守黨執政以來,確實給加人有一種新鮮的感覺。可是,隨著執政與權力的互動關係,保守黨已露出權力腐化的危機,濫用公帑,私相授受等情況開始出現。保守黨自覺已逐漸取代了昔日自由黨那種加國自然執政黨的姿態,這是危險的。試看今天的自由黨,就是因為自以為是,如今竟要面對生死存亡的挑戰。保守黨若不謹慎自守,而被權力腐化,今日的自由黨,就可能是明白保守黨的寫照。

自由黨

自由黨自去年大選大敗後一直以李博為臨時黨魁,李博為資深政客,昔日曾為安省新民主黨省長,九十年代一度執政,成為不少省民的一場惡夢。後轉戰聯邦政治,加入自由黨,成為自由黨最資深領袖之一。他自去年以來致力重整自由黨,希望恢復自由黨昔日的光輝,下屆大選與保守黨再爭天下。上月自由黨舉行黨代表大會,在一場熱鬧聲中結束,卻突顯了自由黨仍在曠野游走,未能找到出路的處境。幾天的大會,除了大麻合法化之外,沒有提出什麼有突破性的政策,也讓黨內年青黨員與年長輩的分歧。在演說時,李博顯得十分尷尬,因為他曾公然反對大麻合法化,如今面對七成多的黨員支持,他又能如何呢?可是,要再次逐鹿中原,又豈能憑大麻合法化一招呢?相信,自由黨人士需要的,是更深度的反思,放棄自由黨價值就是加拿大價值這神話,重新的思考認識現今的加拿大,切實的向加人提出可行的,有遠見的政策,重新賺得加人的支持。

新民主黨

魁省新民主黨議員Lise St-Denis突然宣佈退出新民主黨,改投自由黨,引起傳媒廣泛報導。她被記者追問原因時說:“選民是選林頓,如今林頓已經死了。”(People voted for Jack Layton, Jack Layton is dead.)這句話可說把新民主黨在魁省的問題一針見血的點出來。新民主黨在上屆大選能在魁省勝出,主要有兩個因:林頓的個人魅力和魁省省民對魁人政團的失望,而不是直接對新民主黨的支持。這從不少新民主黨議員根本未涉足選區,有些連法語都不懂一事可見一斑。

現時在國會中,臨時黨魁Nicole Turmel雖為反對黨領袖,卻因經驗不足,往往被自由黨李博奪了光芒。三月新民主黨將召開黨代表大會,推選新的黨魁。近日帶領的候選人Thomas Muclair被揭發持守雙重國籍(加拿大和法國),這對一位可能成為加國反對黨領袖的人來說,是不能接受的。此外,其他各黨魁候選人基本上都差不多,更缺乏林頓那份熱情和魅力,這對新民主黨下屆大選時的表現將會有很大的影響。須知新民主黨理念多年來都未被加國社會廣泛接納,而近年的成績主要是歸功於林頓的個人魅力和魁省的突變。如今二者皆失,新民主黨要力保反對黨地位,真的要加把勁了。

有主流傳媒預測,若這些情況不變,下屆大選也將是保守黨天下,若哈帕仍是保守黨黨魁,極有可能再連任為總理,將成為加國在任長總理之一。一黨獨大的情況對加拿大政治的健康和民主制度是不利的,須知民主的運作要靠有效的反對黨,不然就會導至權力濫用和腐敗。所以,我們也希望自由黨可以早日離開“曠野”,新民主黨可以殺出一條新路線,與保守黨抗衡,讓加國政壇更多姿采!

Bill 13:安省學校反欺凌法背後的隱藏議題

謝安國

(本文由銀禧社提供,作者保留版權)

去年十二月安省自由黨政府推出一項針對學校欺凌的法案Bill 13,名為Accepting Schools Act,稱是針對學校日益嚴重的欺凌問題,卻引起了不少宗教及家長團體的反對,指責省府以反欺凌為藉口,卻是推動鼓吹與傳統家庭價值相違背的價值思維。

13議案修訂現時教育法(Education Acts, 1990)的若干內容,可大致歸納為:

  1. 增加對欺凌的定義為:重覆的欺負的行為,包括身體,言語,電子媒體等表達方式;此外,又為欺凌行為的處境下了清楚的描述,體形,力氣,年齡,智力,朋黨,經濟階層,社交地位,宗教,種族,性取向,家庭處境,性別,殘障,學習障礙等
  2. 要求各教育局建立政策及行動方案,以推動一個積極的學校風氣,讓所有學生都感到被接納和包容,而不會受到別人的欺凌
  3. 要求教育局至少每兩年做一次調查問卷,以量度學校學生受欺凌的情況
  4. 定十一月第三週為“Bullying Awareness and Prevention Week”(認識及防止欺凌週)
  5. 要求教育局制訂政策,包括訓導那些欺凌別人而接受處分的學生,和預防以及早期介入的方案
  6. 屢次犯欺凌行動的學生,除了會受到停學外,最終可能會被趕出校
  7. 要求各教育局支援學生組織關於反性別歧視,反種族歧視,反殘障歧視,反性傾向歧視的活動或組織,特別點出所謂Gay-straight Alliance(或同性戀/異性戀學生聯盟)
  8. 要求各教育局制訂平等及包容教育政策(Equity and Inclusive Education Policy,後稱EIE Policy),遞交省府教育廳長審核,若教育廳長認為有需要修改的地方,教育局必須依從,作出相應的修訂

在學校裡推動反欺凌的教育,讓學生認識欺凌的不當,和制定相應的機制,來處理欺凌過案等,相信省民都會支持,對第1-6點的改動會持歡迎的態度。引起爭議的,是第7和第8項。

在安省省選之前數月,多倫多天主教教育局就省府在天主教學校推行“平等及包容政策”(EIE Policy)上與教育局抗爭,在多倫多天主教育局會議上召集眾多關注的家長群起及對,經過多次的會議及投票後,終於能在幾項細節上修訂了EIE政策,大致上保持了憲法給予公立天主教育局推動以天主教教義為目標的教育方針,其中爭議的重點就是同性戀/異性戀學生聯盟(Gay-Straight Alliance)。在十月省選前一個月,資深省議員,前教育廳長Kathleen Wynne在接受同性戀雜誌Xtra訪問時說:“這議題是不會就此完結的,我的期望是他們(多倫多天主教育局)將會有其EIE政策,容許學生組織“同性戀學生會”。Wynne又說:“我相信,省府能做的,就是向教育局提供專業的支援,使各教育局們能明白怎樣做(I think what the province can do is to provide the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supports to the boards to get them to the point where they understand how to do this.。 (Xtra, Sept. 7, 2011)

想不到,短短三個月後,Wynne的話就應驗了, Wynne所說的“專業支援” 竟是13議案!以立法來逼使教育局就範,教育局又豈又不“明白”之理?

為什麼把天主教家長們反對的Gay-Straight Alliance寫進法例裡呢?當時爭持的其中一個論點是關乎該組織的名稱,因為天主教家長們擔心,若在天主教學校內成立Gay-Straight Alliance,是變相的認同了同性戀生活方式,違反了天主教教義。而省府在立法竟明言學校必須支持學生組織Gay-Straight Alliance或以其他名稱的同類組織。這是令人費解的,因為作為反欺凌立法,省府只要清楚定下方針,而具體執行方法,可留待教育局,學校,和家長們一起尋索和制定。為什麼省府在立法上處處針對天主教家長組織呢?是否省府除了在反欺凌之外,還有隱藏的議題(hidden agenda)?

此外,13法案的出台,其中關於EIE政策的一項,明確地封殺了任何從下而上的抗爭力量。須知EIE政策是省府近年不斷鼓吹的政策,為叫安省學校更加包和平等。可是,許多仔細研讀過那些EIE文件的人,發現當中的內容有不少極具爭議的地方,尤其涉及向年幼學生灌輸關於性別(Gender),性取向 (Sexual Orientation)的知識,都對傳統家庭價值帶來很大的衝擊。(請參閱銀禧主網站www.jccsa.ca內拙作「一場勝仗──家長與多倫多天主教育局抗爭的啟迪」和「多倫多教育局“挑戰害怕同性戀反異性戀主義(Challenging Homophobia and anti-Heterosexism)政策”的新霸權主義」)亦因為此,家長們在多倫多天主教教育局內努力抗爭,向教育委員們表達他們對EIE政策內若干條文的反對,成功地把部入條文刪去或修改,使其更能反映天主教教育的方針。可是,這些努力的成果,在新法案之下都會化為烏有。因為一旦法案通過,無論家長們作出多少努力,教委們對政策作出多少修改,廳長對所有EIE政策有最終決定權,所有教育局都要按廳長的意願作出修改。

為什麼要法律的力量來把教育決策集權於廳長一身?為什麼這樣封殺家長的反對努力呢?若只是為了反欺凌,又何必如此大費工夫呢?家長們送子女去學校讀書,難道他們不比教育廳長更關心欺凌嗎?難道在反欺凌的背後,還有隱藏的議題(hidden agenda)?

其實,這已不再是什麼隱藏議題了!麥堅迪政府多年來在教育系統中推行以平等和包容為口號的EIE政策,實質上以霸權手法所推動的一種衝擊傳統價值系統的意識形態,在這種意識形態中,所有價值都是相對的,再沒有對與錯之分,唯一“錯”的就是不認同這種價值的人,他們被叩上歧視,不包容的帽子。這種人和事不分的價值相對主義,打著反歧視的旗號,將那些衝擊傳統價值的性觀念,不斷的滲入孜孜學子的心靈裡。我們作為家長的,豈能坐視不理?

以下是你可作的行動:

一.致電省長麥堅迪,留言向他表達你的意見(省長麥堅迪電話:416-325-1941)

二.發電郵給省長及省府議員,表達你的意見:MPP Email addresses

三.在下列網址簽反對信:http://www.ipetitions.com/petition/vote-no-to-bill-13/?utm_medium=email&utm_source=system&utm_campaign=Send%2Bto%2BFriend

四.下載反對請願信(於此下載Petition against Bill 13)鼓勵多人簽署,簽後可掃瞄然後發電郵給各省議員(電郵地址可從上列取得),或掃瞄後電郵銀禧社jccsa.ca@gmail.com 收集後送交省長及省議員.

最高法院就人權委員會/仲裁處權限的重要判決

謝安國(本文由銀禧社提供,作者保留版權)

近年聯邦政府及省府的人權委員會/人權仲裁處(Human Rights Commission / Tribunal)的運作因幾件高調官司備受關注:有前Western Standard雜誌的發行人Ezra Lavant因印行來自丹麥諷刺伊斯蘭教教主穆罕默德的漫畫而被人告上亞省人權委員會 (2008),又有McLean’s 雜誌被人告上卑斯省人權仲裁處及聯邦人權委員會(2007, 2008) ,還有2008年11月溫沙大學法律系教授Richard Moon向聯邦人權委員會提交報告,建議刪除人權法第13段關於網上宣傳仇恨的條文,將有關問題放回刑事法權限之下,直接由法庭處理。這叫國民開始關注這原初是為了保障員工的權益的機制是否已經權力過大,缺乏監管,甚至開始對國民的言論自由構成威脅。

10月底加拿大最高法院就人權仲裁處的權界頒下一項裁決,進一步澄清了人權委員會機制的權限,對日後的人權訴訟有十分深遠的影響。

10月28日加拿大最高法院就原訴人(“Appellants”)加拿大人權委員會和Donna Mowat向加拿大聯邦政府(由聯邦檢察長代表,是為答辯人“Respondent”)提出的上訴作出裁決,否定原訴人的上訴。案件的源起是原訴人之一Donna Mowat本是加拿大國防部的一名軍人,於1995年被國防部下令退役。在原訴人服役的十四年中,曾多次向上司投訴被性騷擾。國防部就原訴人的一位同僚的言行作出內部調查,同意原訴人的投訴,除了作出若干的建議外,該同僚也受到紀律處分。

可是,在1998年,即Mowat退役後三年,原訴人向加拿大人權委員會投訴被性騷擾和性別歧視。人權委員會經調查後,將案件交予人權仲裁處審核。仲裁處主席J. Grant Sinclair裁定Mowat的投訴成立,下令國防部賠償$4000,以補償原訴人的“情感或主尊所受到的痛楚”,並判定國防部須賠償原訴人$47,000的訴訟費。

聯邦檢察長向聯邦法庭提出司法覆核,司法覆核法官J. Mandamin對加拿大權法(Canadian Human Rights Act)作出寬廣和目標性(Broad and purposive)的理解,認為把訴訟費索償包括在賠償中是合理的。

聯邦檢察長向聯邦上訴法庭(Federal Court of Appeal)提出上訴,上訴庭接納上訴,並裁定人權仲裁處沒有權力頒下訴訟費賠償。法官Layden-Stevenson指出頒下訴訟費賠償已經超越了仲裁處作為一個行政或半司法機制的專長。上訴庭贊同仲裁處有權就人權法 53(2)(c)和(d)“就受害人因被歧視所受到的傷害”而下令被告作出賠償。

人權委員會和Mowat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訴,高院於十月廿八日作出決定,否決原訴人的上訴。其理據有三方面:從人權法的條文(Text),處境(Context),目標(purpose)考慮,人權仲裁處沒有頒發訴訟費賠償的權力。

首先,是條文的考慮。最高法院法官LeBel 與Cromwell指出,加拿大人權法(CHRA) 53(2)和(3)的條文中,多次提到侵犯人權者要向受害人賠償薪金損失,或受害人因被歧視而負擔的額外費用,所用的字眼都是:“expenses”,而非法律特別用語“costs”。後者在法律用語上和前者顯著不同,它包括訴訟所需等費用。若國會訂立人權法時是要給予人權仲裁處判決訴訟費用的權利,為什麼不把Cost一字寫進去呢?

不但如此,國會通過人權法,為“情感或自尊所受的痛楚”的賠償上限只定為$5,000,顯然是對人權委員會/仲裁處機制權力的一種限制。若仲裁處把“expenses”的定義包括“costs”在內,就會把賠償額無限擴大,這顯然與國會當年訂人權法的目標相違背。

第二是處境的考慮。加國人權法於1977年在國會通過以前,在1972年有C-72議案動議,內容清楚列明人權仲裁處有頒下訴訟費的權力,議案後來因沒有完成立法程序而胎死腹中。到1977年 政府引進C-25議案,獲得國會通過,成了後來的加拿大人權法,其中內容有不少與前C-72相似,卻把關於人權仲裁處頒下訴訟費的詞句刪掉。1992年,C-108議案被引進,要修訂人權法,給予仲裁處頒下關於訴訟費賠償的裁決。C-108議案在1992年12月首讀,以後再沒有跟進,所提的修訂沒有成為法律。

LeBel 與Cromwell指出,從議案的發展歷程中可以看到,國會的意向是明顯的:國會期望人權委員會/仲裁處在處理人權訴訟中持積極的角色,卻不願意在頒下賠償上在過大的權力,所以一直都沒有通過關於訴訟費賠償權力的條文。

此外,人權委員會本身亦理解到它並沒有頒下訴訟費賠償的權力,所以多次的要求國會修訂法例,給予人權委員會這權力。從1985至1990年,人權委員會在每年的年報中,都向國會提出修訂法案的要求,希望給予人權仲裁處給予頒下訴訟費賠償的權力。若人權委員會要向國會要求這權力,那麼豈不是說明人權仲裁處本身沒有這權力嗎?所以,人權仲裁處就Mowat一案所頒下的$47,000訴訟費是越權限的不當行為。

最後,是目標的考慮。原訴者辯稱人權仲裁處以人權法的目標作為考慮,就是要協助受歧視的受害人,讓她得到補償,所以賠償訴訟費是合理的。可是,最高法庭卻回應說,這對人權法廣義和目標性理解,必須建基於法例的條文的解釋和立法處境的思考之上。人權仲裁處犯的錯誤,就是以一般字典的定義去理解expenses,單從協助受害人的政策果效為目標,頒下訴訟費賠償的決定,而不去就有關條文和法案處境作出詳細的反思,結果達至不合理的判決。所以,最高法院否決了原訴人上訴的要求。

這次裁決,澄清了加國人權委員會/仲裁處就裁決的權限,否定了其有頒下訴訟費賠償的權力,對防止人權委員會機制被濫用起了很大的作用。因為要打一場人權委員會的官司,動軌就需要數以萬計的費用,而索債若包括這筆龐大而可觀的訴訟費,就會容易被人濫用。再者,近年不少人權委員會的官司以言論自由案例居多,若索償費一旦包括天文數字的訴訟費,對廣大國民來說,就形成一種威脅,對一些較政治不正確的言論不其然的自我審查,以免惹上官非。這豈不造成言論自由的壓力嗎?

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早期積極推動建立人櫂委員會的Paul Borovoy就近年人權委員會對言論自由造成的壓力一事感慨地說:“(當年)我們從沒有想過它們(人權機制)最終竟轉過來對付言論自由。”(CBC News,  March 2008)期盼國會對人權機制有更大的監察,讓 珍貴的言論自由不會逐漸被縮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