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省網上賭博合法化的謬論

安省網上賭博合法化的謬論
謝安國
安省自由黨政府於八月中旬宣告將於二零一二年全面推行網上賭博合法化。此舉將讓安省跟隨魁省、卑斯省及大西洋省份成為網上賭博合法化的省份。
據省府的估計,現時每年省民用於非法賭博網站上的花費共約四億加元。一份由西安省大學與拉斯維加斯的內華達大學聯合研究報告顯示,網上賭博在全球日益流行,估計全球投注總額達一百億加元。研究又指出,網上賭博比賭場賭博更容易上癮,因為賭徒不用上賭場,就直接可以在家中,甚至任何地方都可以下注,讓賭博更加成為他們生活的一部份。
既然網上賭博這麼容易叫人上癮,為甚麼省府卻使之合法化?安省不是一直都視網上賭博為非法嗎?二零零六年省府不是通過了議案,禁止網上賭博公司賣廣告嗎?何以政策有此大變呢?
省府財政廳長Duncan解釋說,禁賭就好像昔日禁酒一樣,禁止是行不通的。既然不能禁止,不如加入競爭行列,一方面供管制,又可以從中分利。Duncan指出,每年賭徒花在網上賭博網站的四億元都流向省外的網站去,不如讓它留在安省政府庫房更佳。
現時安省博彩公司(Ontario Lottery and Gaming Corporation)每年為省府提供十七億元進帳,收入來自安省林林種種的彩票及四所大型賭場及23間小型所謂慈善賭場。近年彩票及賭場收入有下降傾向,省府此舉,無異是基於經濟考慮,Duncan希望合法化五年後網上賭博可以為省府每年提供一億元的進帳,作為安省學校、醫院等公共開支之用。
至於網上賭博上癮的問題,安省酒精及賭博管理處(Alcohol and Gaming Commission of Ontario)發言人Lisa Murray說,屆時網上賭博將會有不少安全措施,例如“自我約束”設計,讓賭客自行定下最高投注額或賭博上限,當上限一到,賭客便不能繼續賭博;及年齡檢認方法,以確保賭客是成年人,不會讓未成年人士賭博。OLG總裁Paul Godfrey說,屆時安省網上賭博站將設有聊天區(Chat room)讓病態賭徒可以彼此支持及求助云云。
這些所謂管制或安全措施,真的能湊效嗎?現時不少病態賭徒雖然辦了手續,領了有照片的證件,禁止他們進入賭場,竟能再度以及多次的進入賭博。省府又怎能確保在網上可以有效地攔阻病態賭徒?再者,在互聯網上,根本不能確認人的身份,又如何攔阻病態賭徒?他們若要在網上賭,難道不可以用別人網上的身份嗎?
現時,未成年人士不能買酒,卻能喝到酒,為甚麼?因為他們可以請別人代買!現在進入賭場要出示身份證明,未成年人不輕易過關,雖然也可以由別人代表進入賭場,然後以電話方式投注遙控賭博,但畢竟太過間接,且操作困難,不易成行。若換了網上賭博環境,情形就完全不同了,未成年人可以安坐在電腦前,或叫那比他們大幾歲的成年人協助作身份確認,或盜用別人的身份確認,就可以“現場”賭博了!
Duncan廳長提及禁酒的例子作為今天網上賭博合法化的理據,這是有點誤導的。昔日禁酒年代,各地政府是實在的努力去例行禁止賣酒。可是,在網上賭博一事上,不論是聯邦或省府,都不見盡力。二零零六年安省政府通過法例禁止網上賭博公司賣廣告,可惜卻沒有徹底執行,懲治不法份子。若政府落實執法,有甚麼是做不到的呢?除了禁止賣廣告外,政府可從互聯網服務公司,伺服器管理公司,信用卡,銀行等入手,深信一定能把非法的網上賭博公司杜絕。
政府之所以不熱衷打壓網上賭博,反而急於加入開賭行列,是因為它可以為省府帶來一筆為數可觀的進帳。可是,在這筆進帳的背後,是多麼大的社會代價啊!現今的年輕人基本上是在網上成長的一代,他們就是網上賭博最容易受害的一群。不少年青人因為沉迷於網上玩意,包括遊戲、聊天、色情,大大的影響他們的學習和心智的發展。如今在這危機重重的網上世界裡,政府不但不去打壓那些非法賭博公司,反而公然開賭,美其名是把錢留在安省,實質上是從省內最容易受害的青少年人的口袋拿錢,直接影響他們的前途。
當然,我們不能忘記那些為數不少的病態賭徒,他們雖然只佔賭博人數的少數,卻承受了賭博事業的為害。他們不少都在掙扎戒賭,有些下了決心,不去有賭場巴士的地方,以免自己禁不住引誘。如今,政府公然開網上賭場,這不是又把引誘帶到他們面前嗎?
其實,賭博之危險,不單在於病態賭徒。每一個賭錢的人,都有機會成為沉迷賭博,不能自拔的賭徒。所以,賭博為害,是眾所週知的事。作為省政府,為了金錢的進帳,去推動有害省民的活動,這是極為短視和不負責任的政策。
網上賭博合法化於2012年進行,鼓勵省民應在2011年省選向各政黨明確表態,反對網上開賭的方向!(本文由銀禧社提供,作者保留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