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遭輪姦照片上網一案的反思

少女遭輪姦照片上網一案的反思
謝安國
九月中旬在溫哥華附近Pitt Meadows市發生少女在狂野派對遭迷姦案,叫全國上下為之嘩然。當事人是一名十六歲少女,隨朋友參加該狂野派對,被人在飲料內下了藥,昏迷後被帶到附近草場輪姦。該案引起公憤的主要原因是案發時有數人圍觀,更有至少一人把過程拍下照片,並在網上社交網站如Facebook發放。我們不禁問,為什麼當時在場的人不去營救那被強姦的少女,卻竟專注把過程拍下來?少女被強姦的照片,為何在網上發放?難道他們沒有良知嗎?不知道迷姦少女是犯法嗎?不知道把別人被姦的相片在網上發放是極度傷害別人和犯法的行為嗎?(現時有疑犯落網,警方除控告性疑犯侵犯罪以外,由於當事人是未成年少女,對拍照及在網上發放者亦控以製作及傳播兒童色情物品罪。)
本文不打算討論犯案人的無良,或當事少女的不小心等屬於個人範圍的問題,卻希望以較宏觀的角度去探討案件所浮現出的幾個社會與青少年文化的深層問題。
一.色情文化的薰陶(Pornography):青少年集體輪姦少女,並把照片上載於Facebook,明顯地對強姦少女行為沒有半點認為是不對或犯罪的意識,這可歸咎於青少年色情文化的影響。現今的青少年可說是在互聯網上成長,深受網上色情文化的薰陶,有不少青少年更成為網上色情癮君子,一天不瀏覽色情網站都不行。而他們在色情網站上看到的,盡都是把女性作為性奴隸的歪曲性行為,有不少更涉及暴力性行為。久而久之,他們對強姦等性侵犯行為便感到十分平常,失去了當有的良知或犯罪的反應(Desensitized),到後來甚至會做出這種行為來。
2003年多市幼童Holly Jones被鄰居Michael Briere姦殺,兇徒認罪時坦承因為觀看網上兒童色情影片及材料,在不能自禁下姦殺Holly Jones,色情文化的遺害,可見一斑。
在色情文化的世界裡,沒有對與錯,只有慾念的需要與滿足,而女性只是滿足泄慾的工具,無論以怎樣方式(包括虐待)對他們,都是可以的。在這種思維之下,我們就不難想像何以案件中那些青少年會以這樣殘酷的方法對待那少女了。
其實,色情文化不僅限於色情網站,其實已經普及成為整個社會文化的一部份。無論在電影院內,在電視節目中,甚至在學校裡,性都被視為人的一種基本需求,就好像饑餓一樣,有需要就去尋求滿足,沒有對與錯,與道德價值無關,只要小心注意健康安全就行。
所以,家長們必須正視青少年受網上色情文化的影響,要和子女保持良好的溝通,勸導他們不要陷於色情網上的引誘。若然子女受到困擾,家長更要積極的幫助他們脫離色情文化的魔掌。(至於家長如何助子女面對網上色情引誘,留待日後詳細討論。)
二.真人騷(Reality Show)與網上播放(Youtube)文化:自從電視上“生還者”(Survivor)大受歡迎之後,電視節目中形形式式的真人騷不斷出現,如Bachelor, Bachelorette, Blind Date以男歡女愛為題材,Survivor以生存與競爭為題材,Apprentice是商界題材,當然還有搖滾樂手Ozzy Osbourne一家生活直播的真人騷等。這些真人騷大行其道,可能是基於人不再滿足或不信任經處理過的報導,而渴望直接經歷事件的真實,但卻不想或不可能以第一身的角度去經歷的限制下,就以旁觀者的身份去以“感官”來看事件的真相。在真人騷文化裡,我們喜歡以觀眾的角度去看,以鏡頭自居,去捕捉事實的真相。
多年前(1998)電影“真人騷”The Truman Show就是以此為題材,劇中人Truman從出生到長大都活在一個由編導創造出來的世界裡,身邊的一切人和事都是由編導安排的,他的一生,一舉一動都活在觀眾眼前。對觀眾來說,這是真正的“真人騷”,但對Truman來說,原來一切都是虛假的。所謂客觀的觀眾,根本不存在,其實,觀眾就是攝錄機,攝錄機就是整個攝錄隊伍,背後是電視台,廣告客戶,投資財團等相關的利益集團的結合體。
隨著手機拍攝的方便,網上播放(Youtube) 的文化大受歡迎。在Youtube文化之下,每一個人都是記者,都能以最快速,最直接的方法,把真正的真人騷拍攝下來,公諸於世。不久前在香港廣泛流傳的“巴士阿叔”片子,就是Youtube文化的產品。Youtube文化有它的功用,如把一些鮮為人知的事公諸於世,帶來改變,如月前多倫多公車局員工上班時打瞌睡的片子,在Youtube廣泛流傳,為公車局帶來不少改革的壓力。
在這種文化之下,若人只以“觀眾”或“鏡頭”自居,所關注的只是如何把當時情況清楚的捕捉過來,忘記了當下處境自己應有參與和責任。須知責任是來自價值,是超越個人的,會對當事人帶來道德的要求,若當事人只管以“觀眾”或“鏡頭”自居,放棄價值的考慮,就會帶來負面影響。其實,在任何的事件中,每一個人都是不同程度的參與者,對事件的發展都有責任和影響。在“巴士阿叔”事件中,拍攝者在袖手旁與參與勸解之間,選擇了前者,這本身就是一種參與(或不參與)。在少女被輪姦的過程中,該名拍攝照片的人,選擇了“鏡頭”的角色,卻放棄了勸阻其他人繼續傷害少女的責任,令少女受到深遠的傷害。
三.Facebook文化:Facebook可以說是Truman Show的延伸,後者是別人來編導,把Truman的一生呈現在觀眾面前,而Facebook則是自編自導,把自己呈現在人前。Facebook不僅是個人的面孔(Face),更是所有與人接觸的社交名冊(book)。Facebook成員把自己的思想,感受,觀察都放在facebook上,作為他的經歷紀錄的全部。當事人的一舉一動,一思一念,都可以在facebook記錄,與誰成為好友,與誰談戀愛,與誰分手,都馬上公諸於世。不少年青人,無論經歷了什麼,都要馬上在Facebook公佈,好像他的facebook就是另外一個“我”。在facebook世界裡,不再有“我”的內在與外在之分別,反而有facebook的我與facebook以外的我之分。而在今天不少年青人心中,facebook的“我”彷彿比facebook外的“我”更真。對一些整天活在網上的來說,facebook的“我”就是他的“真我”。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那些在少女被輪姦的“觀眾”,把照片放在facebook是絕對合理的,因為這是“真我”的經驗呀!我把自己公然示人,有什麼對與錯呢?
從上述三方面的反省,我們發現在色情文化影響之下,年青人容易把性暴力正常化;在真人騷與網上播放文化煎薰陶下,年青人容易忽視作為當事人的責任與參與;在facebook文化的孕育下,他們在展示真我的大前題下,不會考慮價值的對與錯。換言之,年青人活在道德價值逐漸被遺忘的文化中,不再需要有價值和道德,代之而有的是情慾,感官感受,與所謂“真我”的展示。這是叫人憂慮的,我們必須思考如何讓年青人重新認識價值與道德,讓他們知道人不可能沒有價值,而真正的價值是源於造物主,是叫人得生命的道路。(本文由銀禧社提供,作者保留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