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勝仗──家長與多倫多天主教育局抗爭的啟迪

直擊情報站

一場勝仗──家長與多倫多天主教育局抗爭的啟迪

謝安國

安省政府近年積極推行所謂“反歧視同性戀教育”,除了去年大舉修改從幼稚園到高中的性教育課程(因社會人士反對而暫時擱置),又要求全省各教育局通過平等及包容教育政策(Equity and Inclusive Education Policy,簡稱EIE),包括公立教育局和天主教教育局。這對不少家長來說,都構成了一定的憂慮。一方面他們都支持在學校環境之內,不應對同性戀的學生帶來任何的歧視,但卻同時擔心這些所謂“反歧視”教育,是否變相的宣傳同性戀生活方式。對以教導天主教教義為辦學目的的天主教教育局來說,這問題會更為尖銳。

安省天主教家長和納稅人把子女送到天主教學校,為的是確保子女受到天主教教義為主導的教育,這是加拿大立憲法給予的權利。他們擔心,這些所謂“反歧視同性戀教育”必然涉及對同性戀及其他性行為的立場,是否與天主教一貫以聖經為依歸,以同性戀為罪的立場有所衝突。

(讀者可能會問,為甚麼天主教人士有其獨立,以稅款支持的教育局,又能以教導天主教教義為辦學目標呢?而其他宗教人士卻只能自掏腰包把子女送到私立宗教學校?這是歷史因素使然。在1867年加國立國以前,安省的天主教人士在當時社會屬少數,他們監於當時的教育以基督教育為主,成功地把天主教人士接受天主教教義主導之教育的權利寫進憲法內。所以,一百多年後今天,時移世易,百多年前的基督教教育變成今天的公立學校系統,主導的不再是基督教,而是世俗主義和道德相對主義;而天主教人士因為憲法的保障,至今仍擁有一個天主教人士稅款支持,在辦學方針,老師的聘任等事上,都以教導天主教教義為辦學目標的教育系統。數年以前,一個由幾個宗教代表聯成的組織,向安省政府提出訴訟,要求可以像天主教教育局一樣,成立獨立由該宗教納稅人稅款轉移支持的教育局。結果法院作出裁決,認同現時的情況是不公平的,卻指出天主教教育局與憲法的特殊地位,不能隨便更改。)

今年2月15日,全省最大的天主教育局,多倫多天主教育局,開始討論EIE政策,其中兩位教育委員John Del Grande和Angela Kennedy提出對政策的修訂動議,希望修改一些語句和字眼,旨在確保反歧視政策不會違反天主教辦學目標。

Del Grande指出,相信不會有人反對政策的方針,即天主教學校不應歧視同性戀學生,問題是政策如何執行。他說:“我們怎樣可以知道某學校或某老師不會討論這些敏感課題,或邀請具爭議性的講員?凡事一開了先例,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他們的動議立即被教育局否決,稱天主教教育局根本就是以天主教教義作為辦學目標,政策不必再作修訂。可是,最好的政策,關鍵往往在執行的細節上,若天主教教育局真的是以天主教教義為依歸,為甚麼不能接受修訂一些簡單的語句修訂,以確保在執行上不違背教義呢?教育局內推動這政策的人,是否有甚麼背後隱藏的目的(Hidden Agenda)?

這些考慮和擔憂,引起了不少家長的注意,在4月27日會咨詢議中,竟然有150多位家長出席教育局會議,是極為少見的事。當天咨詢的結果,反映了家長下列的訴求:

  • 天主教學校不應容許那些打著增進了解同性戀學生名號(如Gay Straight Alliance),實為宣傳同性戀行為的組織在校成立;校內的欺凌行動必須個別獨特處理,而不應輕率地概括於對同性戀者的歧視和欺凌;
  • 在EIE政策下,任何關於性取向的討論,必須以天主教義為依歸(天主教教理問答2357條指出同性戀行為是一種罪行,是不能認同的)
  • EIE政策要禁止“歧視”應改為禁止“不公平歧視”
  • 政策必須加強保障天主教對性道德的教導,尤其保障老師不會因為教導天主教性道德立場而受到處分或訴訟。

在5月19日的會議上,又有約150家長參加,在會議之前,家長代表向教育局提交了一份由2418位家長或納稅人的簽名請願書,要求教育委會向EIE政策投反對票,或提出修訂,清楚地保障天主教教育的主導地位。除了請願書外,有不少家長代表發言,指出EIE政策某些關鍵語句比較含糊,可能導致天主教的性道德觀受到攻擊。

接著,教育總監Anne Perron 邀請教育局律師Eric Roher發言。Roher聲稱若這些修訂通過,教育委員們可能被某些群體(groups)提出訴訟,而安省麥堅迪政府亦可能對懲罰他們。當Roher提出法律觀點後,大部份教育委員都對修訂感到憂慮,擔心會有法律責任。

這立刻引起家長們的強烈的反感,而不少教育委員亦不贊成Roher類似恐嚇的手法。而支持政策的委員Maria Rizzo更直接的指責Roher的觀點,堅決的認定教育局對EIE政策作出修訂的權利。結果教育委員會以7比4通過了沒有修訂的EIE政策,而在6月16日會議中再討論修訂議案。

6月16日會議,多倫多天主教教育局終於為修訂動議作出表決。可惜,在場近200位的家長足足等了四個小時,才有機會發言,而辯論只維持了20分鐘。這明顯是教育局的拖延手法,以為只要把議題拖到會議的最後,家長們會知難而退。結果,在家長們的堅忍之下,8項修訂中有4項獲得通過,其餘的將在下次會議中有討論。在通過的4項修訂中,其中3項是天主教教育局員工(Board Staff)支持的,基本上都能做到在語句上加強了天主教教義的主導地位。

當晚共有六位家長代表發言,其中退休教師Lou Iacobelli夫婦的發言,著實發人深省:“EIE政策背後的價值是人的生命,人的性行為都只是社會建構的產品,最終的仲裁是安省人權委員會(Ontario Human Rights Commission)。但天主教教會所教導的卻是:生命是神的禮物,這不是任何社會改造,或更改定義能夠改變的。教會對人性,家庭,性(包括同性吸引)的教導,是對學生最好的保護。”

對天主教家長來說,這可說是一場勝利。可是,這勝利背後,卻令我們產生新的憂慮:

  1. 原來在聲稱以天主教教義辦學為目標的天主教教育局內,世俗主義,道德相對主義的勢力亦如此龐大,且步步進逼,非完全侵蝕教育界而不休。
  2. 加拿大雖是民主國家,各級政府運作都以民主參與為原則。可是,我們民主的傳統,因為層次複雜,許多資料往往不為外人知曉,選民若不積極參與,民主程序隨時都可以被濫用。
  3. 天主教家長的成功捍衛教義,主要是因為受到憲法對天主教辦學的保障。可是,公立學校又如何?公立教育局沒有維持基督教價值的權利,對維持傳統家庭價值的家長來說,情況就更加不利了。現時,多倫多公立教育局已紛紛提供了所謂“反歧視同性戀,反異性戀主義教育教材”,內容積極宣傳同性戀大遊行,相信不少家長仍未知曉。公立學校家長們能作甚麼?且在下回分解。

(本文由「銀禧社」提供,作者保留版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seven × = 7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