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教育局“挑戰害怕同性戀反異性戀主義(Challenging Homophobia and anti-Heterosexism)政策”的新霸權主義

謝安國(本文作者保留版權)

隨著今年九月份學校開課,安省教育廳要求所有公費教育局(包括公立教育局和天主教教育局)內學校推行所謂“平等及包容教育政策”(Equity and Inclusive Education Policy)。而全省最大的教育局,今年初推出一份教育局文件“Challenging Homophobia and Heterosexism: A K-12 Curriculum Resource Guide”(“挑戰害怕同性戀反異性戀主義:幼稚園至十二年級的課程資源指引”),以反歧視為口號,內容卻涉及不少關於同性戀家庭,雙性戀等多種性傾向的教材。

(文件可在此下載:http://www.tdsb.on.ca/wwwdocuments/programs/Equity_in_Education/docs/Challenging%20Homophobia%20and%20Heterosexism%20Final%202011.pdf

課程開宗明義的指出,LGBTQ(L-lesbian即女同性戀;G-gay,即男同性戀,B-bisexual即雙性戀,T-trangender即轉性人,Q-queer怪異者,或懷疑自己性取向者)人仕經常受到歧視,或被惡言相向,或被人出言侮辱,對他們造成不少心理的壓力。這種校內的欺凌行為(bullying)必須禁止,學生也應該接受反欺凌行為(anti-bullying)教育,以確保所有學生在校內都感到安全。

可是,課程並沒有停在反欺凌的教育上,卻更進一步要為LGBTQ人仕製造一個他們完全被認同的環境。換言之,學生之所以有害怕同性戀(homophobic)思維與行為,因為校內文化都是基於異性戀主義(Heterosexism)。所以,要徹底清除害怕同性戀心態,就必須扭轉異性戀主義文化(anti-heterosexism),建造一個完全包容的教育環境(Inclusive Education Environment)。什麼是包容教育?就是在家庭與性價值系統上的徹底的價值中性教育(Value-free education),向傳統價值立場發出批判,包括兩性,性取向,家庭價值等,揭露價值立場背後的異性戀主義的面目,向異性戀主義的霸權作全面的解構(Deconstruction)。

這教材就是一份解構的教材。例如,幼稚園至三年級學生將會藉著不同的活動,對兩性的定義(男扮女,女扮男),家庭的定義(閱讀如My Two Mums, My Two Dads之類的書)作出懷疑與批判;不但如此,學生更被鼓勵去為學校作出解構評估,看學校是否有害怕同性戀和異性戀主義霸權的傾向(名為“測驗學校害怕同性戀程度”)。三年級學生更被鼓勵在校內舉辦同性戀遊行(Gay Pride Parade),作為提升校內包容教育的行動。此外,學生又被鼓勵監督傳媒的異性戀霸權主義,其中一項活動是由七年級學生從同性戀雜誌Xtra! 中剪報,該雜誌是同性戀群體中甚有盛名,其中有許多不適合兒童閱讀和觀看的圖片。

這種解構教育,直接與不少家庭的宗教,文化傳統有明顯的衝突,若沒有父母的參與,將對孩子的價值系統做成很大的混亂,對父母子女關係帶來不少負面的影響。

可是,文件開首就表明立場,不願父母在這些議題上有所參與。老師在教授這些關於LGBTQ課題時,不需要向家長發出通知,也不需要得到家長的同意(文件第10頁)。家長可以用宗教主場為理由,不讓子女上這些課嗎?課程的回答是:不可以!(文件第10頁)因為對多倫多教育局來說,在“公眾安全,健康,人權,或別人的自由受到影響之下”,學校當局是會限制宗教自由的。

這是令人費解的。父母參與子女在這方面的學習,在家中與子女討論,讓子女以自己的宗教與家庭傳統與老師所教的對話,是帶來最好的學習效果的途徑,為什麼把父母排於門外呢?若父母認為這些內容對子女的價值系統帶來太大的衝擊,暫時不能消化,不讓子女上課,這有什麼問題?父母不是最了解他們的子女嗎?父母不是主導子女學習的最終決定人嗎?

沒有聽,或不認同這些LGBTQ 內容,又怎能等同對那些LGBTQ的學生做成“安全,健康,人權,和自由”構成侵害呢?須知,我們尊重別人的權利,不一定同意他們的想法或行為,這是自由主會,公民社會的基石啊!我們尊重LGBTQ人仕的人權,不代表要放下我們所持守的價值,去認同和支持他們的價值!

若教育局的目標只是達到對LGBTQ 人仕的接納和尊重,為什麼不能接納其他價值系統呢?例如,在基督教傳統內,每一個人都是上帝所創造的,不論做了什麼上帝不認可的事,都是上帝所愛的,不能隨便欺負和傷害。正因為此,我們肯定每一個人(包括LGBTQ人仕)都絕對的價值,絕不能欺凌。

這種“一言堂”式教育思維,是赤裸裸的霸權主義,美其名以價值中性的名稱,美其名是向別的霸權挑戰與解構,其實是建立新霸權主義!

新霸權主義的背後,是安省政府教育廳(Ontario Ministry of Education),安省教育廳在Kathleen Wynne(去年起轉往運輸廳)領導下,獲得省長麥堅迪全面支持,從2008/09學年就開始推行所謂公平和包容教育策略(Equity and Inclusive Education Strategy),全面修改安省學校的課程,清除課程內所謂異性戀主義霸權色彩。其中最為人所知的,就是去年性教育課程的修訂,因公眾的嘩然反對而不得不收回,省長麥堅迪稱之為要“再思”(Rethink),這政治語言可解讀為:等待省選之後將重新出台。

在這新霸權主義的浪潮之下,安省子弟將面臨一次很大的價值衝擊,而父母卻被排之門外,父母教導子女的權益被漠視,被否定,這是十分可悲的事。祈望這次省選討論中,選民在投神聖一票時,不要忽視這極為重要的課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8 = twenty four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