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省省選後的”變”象

謝安國(本文由銀禧社提供,作者保留版權)

十月六日安省選舉之後,自由黨政府得以連任,雖然未能成功再以多數黨政府執政,但仍得五十三席,僅以一票之差成為少數政府。

在這次不少政論家認為是頗為沉悶的競選之中,一致都認為胡達克策略失誤,高估了省民求變的意願,以為一個“變”字就可以從麥堅迪手上把專政權奪過來。想不到,當選民發現他除了“變”外,並沒有太多政綱,也沒有明顯的和自由黨政府有什麼根本性的分別,在麥氏與胡氏之中,決定仍然讓麥堅迪做下去。在“不變”的安省前景中,我們發現,安省實有下列“劇變”的因素,是省民不能忽略的。

一.德育教育的危機:在省選的後半部,已有不少人指出麥堅迪政府在學校的性教育和所謂平等及包容政策上的問題,其中以人權為理由而剝奪家長在子女教育上的知情權和主導權一事上,引起了少家長的關注。如今麥堅迪政府再次連任,這些教育上的政策必會繼續推行。去年因為家長群起反對而收回的新性教育教材將會很快面世。估計內容未必會有很大的改動。這將是安省德育教會的“劇變”,對學子們的心智,行為,價值都有很大的影響。所以,在未來的日子中,家長們必須積極關注子女從學校帶回來的訊息,和以積極的態度與老師,教長等學校當局溝通,以確保家庭價值在子女的學習中得到尊重。

二.綠色能源的成本問題:安省政府在過去多年來致力推動綠色能源,在這次省選中更以此為競選重點。相信沒有人會反對我們必須開拓新的能源,但安省推動的模式是否就是最合乎經濟效益呢?是否在這經濟疲弱的時候仍能負擔得起?須知安省之所以能快速的發展另類能源,都是依靠政府大幅度的補貼。就以電費來算,現時一度(kwh)電的價 格約為五仙。而安省政府卻以每度電七十多仙的價錢向太陽能發電商購電,且保障廿年不變。因為每度電的價格這麼高,而且又有政府擔保廿年,太陽能發電單位就如雨後春筍紛紛建造起來。省府的思維是,隨著量的增加,成本就會降低,屆時太陽能發電就可以負擔起來了。可是,須知由於政府龐大的補貼,每一所新增的太陽能發電設施,省府的負擔就會增加。在現時經濟不景的情況之下,我們負擔得起嗎?省府的財赤是否會失控呢?屆時安省是否會步上希臘的路?相信不久的將來,安省的電費,將會“劇增”!

三.債務問題:麥堅迪政府上台以來,十年間安省的債已加倍,不久就達到三千億加元。現時全省一年總開支約為一千二百億元,其中有近百份之十用來還利息。這還利息的錢已超過了省府對大選院校的撥款了。債務過去數年不斷的增加,加上這次競選有不少新開支的承諾,財赤只會更加高企。若一旦利率增加,安省的債務就馬上陷入危機中,屆時還利息的錢就會越來越多,直接影響安省其他重要的財政項目如教育,醫療等。更可惜的,是在競選期間,三黨都沒有提及債務的問題,都是提高開支,增加撥款作為拉票的手法。自由黨政府這種不斷花錢,債台高築的施政方法,是不能持續下去的。

我們盼望,在少數政府的情況下,其他兩黨,安省市民,公民團體能發揮監察的作用,讓這些“劇變”得以舒緩和處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6 + nine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