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黨分立,還是一黨獨大?-2012年各聯邦政黨形勢分析

謝安國(本文由銀禧社提供,作者保留版權)

過去一年加國聯邦政壇可說是風起雲湧,五月初保守黨終於如願以償,成為大多數執政黨,多年以來主導加國政壇的自由黨竟然淪為第三黨,起初被認為杜魯多第二的葉禮庭黯然下台,結束了他短暫的政治生涯,回到昔日學院生活。新民主黨憑著林頓的個人魅力,竟然取得魁省大多數議席,一躍成為反對黨,黨魁林頓成為反對歷史上首位新民主黨反對黨領袖。可惜,未幾,林頓就癌病復發,與世長辭。想不到,到大選後不到半年,三位曾在國會針鋒相對的黨領袖,竟然剩下總理哈帕一人。

保守黨政府

踏入新一年,聯邦保守黨政府已經執政六年,前五年是少數政府,去年起是以大多數政府主導加國政壇。在過去數年中,哈帕政府已努力的改造加國的政治,在外交上一反昔日自由黨盡量保持中立的左右逢源立場,在中東問題上明確的支持以色列,被反對黨口誅筆伐,但在國外卻給人一個新鮮的形象。哈帕又努力修補與中國的關係,開發多邊外交策略,企圖在政治和經濟上從單一依靠美國轉移至多元發展方向。

在國內,哈帕政府致力推動改革上議院,經過多年委任保守黨上議院議員,如今保守黨議員已佔上議院大多數,相信上議院的改革,指日可待。在經濟方面,國內外經濟仍十分疲弱,聯邦政府推行削支,正視多年以來政府的浪費,這是可喜的。其實,保守黨上台以來,聯邦政府公共開支不斷增加,這實和保守黨小政府的理念相違背的!近日不少傳媒爭相報導國會議員的退休金豐厚之極,叫一般加拿大人望塵莫及,若哈帕是決心改革,就必須從國會議員自身開始,以身作則,學效昔日他的恩師萬寧(Preston Manning)因為不認同國會議員的退休金計劃,堅拒不接受的榜樣。

保守黨雖稱“保守”,不少保守黨議員都持守傳統價值,在執政多年卻一直迴避社會道德價值議題,包括同性婚姻和墮胎等。總理多次被傳媒訪問時明言對重開墮胎問題沒有興趣,在任內也不會這樣做。關於同性婚姻,他在2006年倉卒的在國會作了投票(結果失敗),都是令人失望的。

可是,這些社會價值議題卻一直揮之不去。近日有醫療報告,顯示按胎兒性別而墮胎的情況在加拿大十分普遍,令墮胎問題再次在加國被談論起來。

同性婚姻這原本已被認為是定案的議題,忽然在一月初引起一場小風波。一對分別來自英國和美國的女性戀者數年前在加國結婚,如今要離婚,卻因為未能符合離婚者在加國必須居住滿一年的要求被否決。他們進行上訴,以憲法為理由,認為這是對他們的歧視。在訴訟的過程中,司法部的律師提出一個論點,就是婚姻必須有跨越國界的有效性才被承認。該律師指出,同性婚姻在當事人的原居地不被承認,在法律的立場上,是否意味著該婚姻不成立?司法部律師此言一出,立即引起一場風波,報章傳媒以頭條指責保守黨政府出爾反爾,卻推翻同性婚姻合法化,又指責保守黨政府一直都有此隱藏議題(Hidden Agenda)。結果,總理和司法部長立即出來澄清,堅持政府沒有意向推翻同性婚姻法。司法部長承認現的同性婚姻法中有漏洞,他將會研究如何填補,以致讓在加國結婚的同性伴侶的婚姻地位是合法的。由此可見,該名律師的論點不無道理,確實點出了一個法律的問題,是昔日自由黨政府在克理田帶領下倉卒立法的後遺症。其實,整件事看來,這場風波極有可能是該同性伴侶的律師和傳媒的炒作。司法部的律師的論據是對的,上訴律師也知道,於是利用傳媒把這事搞大,輕鬆地羸了一場在法院未必能勝的一仗。

幾年保守黨執政以來,確實給加人有一種新鮮的感覺。可是,隨著執政與權力的互動關係,保守黨已露出權力腐化的危機,濫用公帑,私相授受等情況開始出現。保守黨自覺已逐漸取代了昔日自由黨那種加國自然執政黨的姿態,這是危險的。試看今天的自由黨,就是因為自以為是,如今竟要面對生死存亡的挑戰。保守黨若不謹慎自守,而被權力腐化,今日的自由黨,就可能是明白保守黨的寫照。

自由黨

自由黨自去年大選大敗後一直以李博為臨時黨魁,李博為資深政客,昔日曾為安省新民主黨省長,九十年代一度執政,成為不少省民的一場惡夢。後轉戰聯邦政治,加入自由黨,成為自由黨最資深領袖之一。他自去年以來致力重整自由黨,希望恢復自由黨昔日的光輝,下屆大選與保守黨再爭天下。上月自由黨舉行黨代表大會,在一場熱鬧聲中結束,卻突顯了自由黨仍在曠野游走,未能找到出路的處境。幾天的大會,除了大麻合法化之外,沒有提出什麼有突破性的政策,也讓黨內年青黨員與年長輩的分歧。在演說時,李博顯得十分尷尬,因為他曾公然反對大麻合法化,如今面對七成多的黨員支持,他又能如何呢?可是,要再次逐鹿中原,又豈能憑大麻合法化一招呢?相信,自由黨人士需要的,是更深度的反思,放棄自由黨價值就是加拿大價值這神話,重新的思考認識現今的加拿大,切實的向加人提出可行的,有遠見的政策,重新賺得加人的支持。

新民主黨

魁省新民主黨議員Lise St-Denis突然宣佈退出新民主黨,改投自由黨,引起傳媒廣泛報導。她被記者追問原因時說:“選民是選林頓,如今林頓已經死了。”(People voted for Jack Layton, Jack Layton is dead.)這句話可說把新民主黨在魁省的問題一針見血的點出來。新民主黨在上屆大選能在魁省勝出,主要有兩個因:林頓的個人魅力和魁省省民對魁人政團的失望,而不是直接對新民主黨的支持。這從不少新民主黨議員根本未涉足選區,有些連法語都不懂一事可見一斑。

現時在國會中,臨時黨魁Nicole Turmel雖為反對黨領袖,卻因經驗不足,往往被自由黨李博奪了光芒。三月新民主黨將召開黨代表大會,推選新的黨魁。近日帶領的候選人Thomas Muclair被揭發持守雙重國籍(加拿大和法國),這對一位可能成為加國反對黨領袖的人來說,是不能接受的。此外,其他各黨魁候選人基本上都差不多,更缺乏林頓那份熱情和魅力,這對新民主黨下屆大選時的表現將會有很大的影響。須知新民主黨理念多年來都未被加國社會廣泛接納,而近年的成績主要是歸功於林頓的個人魅力和魁省的突變。如今二者皆失,新民主黨要力保反對黨地位,真的要加把勁了。

有主流傳媒預測,若這些情況不變,下屆大選也將是保守黨天下,若哈帕仍是保守黨黨魁,極有可能再連任為總理,將成為加國在任長總理之一。一黨獨大的情況對加拿大政治的健康和民主制度是不利的,須知民主的運作要靠有效的反對黨,不然就會導至權力濫用和腐敗。所以,我們也希望自由黨可以早日離開“曠野”,新民主黨可以殺出一條新路線,與保守黨抗衡,讓加國政壇更多姿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1 = nine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