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國學校德育教育的衝擊:安省、魁省,與亞省的個案

謝安國(本文銀禧社提供,作者保留版權)

加國聯邦制度中,學校教育是歸省府管理。在過去幾年,學校教育中的德育教育與家長對子女德育教育的主導性備受侵蝕,情況在安省,魁省,及亞省尤為顯著。

安大略省

安省自由黨政府在過去幾年一直致力以“平等包容教育”為口號,不遺餘力地推動與傳統家庭價值有很大衝突的意識形態。尤其關於性教育課題方面,從2010年更改性教育課程引起的爭議,到去年推出的13法案(Bill 13),以欺凌為名,卻強制式把同性戀學生組織模式強加於被憲法所給予傳承天主教教義的天主教教育局之中。法案又把學校制訂所謂“平等包容教育政策”的最終決定權集於教育廳長一身,直接從教育委員會(Board of School Trustees)手上奪去了各校區自決政策的自由,漠視民選教育委員的權利。此外,法案又明言學校在租用場地時,必須以學校的平等包容政策為依歸,此舉直接影響許多現時租用學校的社區與宗教團體。省府於二月底復會後,13法案已開始繼續二讀辯論,不日會有議決。由於議案得到大多數自由黨省議員,新民主黨省議員,和部份保守黨省議員的認同,二讀通過機會很高。二讀後將會交由委員會研究,然後三讀通過立法。現時不少家庭團體、宗教團體、社區團體都紛紛起來反對13法案,通過傳真、電郵、書信向省議員表達,期望省府修訂法案,尊重家長與教育局的權力,真正以反欺凌為大前題,而不是借反欺凌來推行反家庭價值的動作。(讀者可上銀禧社網址下載請願簽名表www.jccsa.ca)

魁北克省

除了安省外,魁省近年在教育陣線上也對傳統德育教育帶來不少衝擊。魁省於2008-2009學年推行全省宗教倫理課程(Ethics and Religious Culture – ERC),作為全省學校中小學必須教授的課程內容,包括公立學校,天主教學校,和家庭學校(Homeschools)。此新課程取代了昔日可以由家長選擇的基督教,天主教,或無宗教背景的課程。

據魁省教育廳宣稱,新課程是以“中立性”角度處理宗教與倫理問題,旨在提倡對不同宗教與倫理價值採取包容與接納的態度。可是,魁省宗教團體紛紛指出,在宗教與價值這些議題上,根本不可能有“中立”的立場!魁省現時所謂“中立”角度,其實就是說各宗教沒有絕對對與錯的價值,道德立場沒有絕對真理與錯誤,所有宗教與價值系統都是相對的。這所謂“中立”角度豈不是採取了“相對主義”(Relativistic)的一種立場嗎?把一種立場,強加於別的立場上,豈不正是赤裸裸的霸權主義嗎?這豈不是與ERC課程的宗旨相違背嗎?

居住在魁省Drummondville的兩對天主教家長反對學校強制推行ERC,向校方申請孩子不用上該課的豁免權,被校方及教育廳拒絕。他們向魁省高等法院提出訴訟,聲稱魁省ERC課程內所教的多元主義宗教與倫理價值觀念違反了他們的宗教自由,令孩子的宗教信仰受到影響。該訴訟於2009年五月聆訊,遭法院否決。家長再向魁省上訴庭上訴,亦遭同樣命運。他們最後上告加拿大最高法院,於去年五月舉行聆訊,今年二月中頒下裁判,結果亦以敗訴收場。

最高法院在判辭中指出,家長聲稱其宗教自由受到影響,認為課程的相對主義色彩會影響他們向孩子傳遞其宗教信仰的能力,必須基於具體的客觀證據。法官認為,純粹教導孩子了解不同宗教的資料並不構成對孩子的宗教灌輸(indoctrination),因為課程只向孩子介紹資料,並沒有強逼孩子接受這些資料。法官又指出,家長們提供的資料,只有課程的教科書及教材,不足以作為客觀證據。換言之,對高院來說,家長必須有客觀證據,證明ERC課程,確實實際際的的左右了家長傳遞其信仰的自由,訴訟才得以成立。不少家長對此裁決感到失望,認為這是對家長權益的又一次打擊。不過,由於這次裁決的範圍比較窄,是基於家長缺乏具體證據而作出的裁決,對一些更廣泛的課題如家長在子女的教育權利等仍未有明確的立場。

不久以前,滿地可私立天主教耶穌會學校Loyola High School與魁省教育廳的訴訟卻有完全不同的結果。2010年6月,法宮Gerard Dugre裁定,魁省教育廳強逼Loyola去教導ERC課程,是違反了該校的宗教自由。當2008-09魁省推出新ERC課程時,Loyola向教育廳申請以一套天主教價值為基礎的宗教與倫理課程以取代ERC,卻遭教育廳拒絕。Loyola於是上告法庭,結果勝訴。其中麥基爾大學神學家Douglas Farrow的證供,扮演了重要的角色。Farrow指出,ERC是一種價值的“革命”,並不“中立”,而政府強制執行這不“中立”的革命性價值改變是違反宗教自由的行為。現時魁省政府正向上訴庭提出上訴,預計今年中旬會展開聆訊。

亞伯達省

亞省進步保守黨政府(Progressive Conservative Government)於二月十四日向省議會推出新的教育法,其中第16條提到省內所有學校的教學材料必須“反映亞省多元化的傳統,增進省民彼此了解和尊重, 以遵守及尊重加國人權自由憲章及亞省人權法。

眾所周知,在有關同性婚姻法爭議的時候,不少反對同性婚姻法的人就因而受到人權仲裁處的起訴。2005年卡加利市主教Bishop Henry因為寫了一封給信徒的公開信,重申天主教對同性戀的教導,被人權仲裁處作出調查,雖然案件最終沒有起訴,但已令Henry主教花了龐大的金錢作出辯護的準備。2008年Red Deer市牧師Stephen Boissoin因為向當地報章撰文批評鼓吹同性戀的議題(pro-homosexual agenda),結果被人權仲裁處判決罰款,並下令道歉及不能再發表批評同性戀的言論。2009年亞省法院否決了人權仲裁處的判決,裁定仲裁處越權及違反了應有的法律程序。

如今,這新的教育法提出,對學校的定義十分廣乏,連家庭學校(Homeschools)也包括在內。加拿大家庭學校法律保障協會(Canada Home School Legal Defence Association-HSLDA)的Paul Faris擔心,此法一旦通過,家庭學校成員的整個家庭生活都落在亞省人權法的管轄之下。

亞省教育廳長發言人Donna McColl說:“無論是什麼形式的學校,家庭學校,私立學校,天主教學校,我們不能容忍對不同人士的不尊重。”針對家庭學校,McColl又說:“你可以在家庭生活中傳遞你的家庭價值,但卻不能在教導上傳遞。”可是,對家庭學校而言,教導與家庭生活基本上是一致的,很難分割那是上課學習的時間,那些是家庭生活的時刻。換言之,Faris對亞省人權法直接干預家庭生活的憂慮並非不無道理。若然,這豈不是政府打著尊重與包容的口號,卻直接干擾個人和家庭生活的自由?

從上述幾個省的個案看來,德育教育是我們不能忽視的文化戰線。作為家長,作為加國公民,作為有宗教信仰的人士,我們豈能坐視不理?為了我們的下一代,為了加國自由民主的前景,我們必須積極參與,以抗衡這種由上而下,強加於我們的相對主義、世俗主義價值觀的霸權主義。我們必須讓政客知道,這是我們的國家,那些是我們的孩子,我們要有發言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8 − = three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