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論自由的危機與轉機

謝安國(本文由銀禧社提供,作者保留版權)

十月十二日加拿大最高法院開始為件屈國偉(William Whatcott) vs. 沙省人權委員會(Saskatchew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一案作出聆訊,此案對加國日後人權委員會,以及言論自由有深遠的影響。

案件源於屈氏於2011及2012年間分別在Regina及Saskatoon二個城市派發批評同性戀生活方式的單張,其中有引同聖經責備同性戀行為的經文,又指出同性戀意識形態積極污染在學青少人的思想。屈氏本為前同性戀者,後信了基督,脫離同性戀生活方式。當時有四人向沙省人權委員會提出訴訟,屈氏被判散佈仇恨。後來屈氏上訴,去年沙省上訴庭判屈勝訴,沙省人權委員會遂向加拿大最高法院上訴,導致十月中旬的聆訊。

為什麼屈氏會被人權委員會判罪呢?《人權自由憲章列明》不是列明了我們擁有言論自由的基本人權嗎?他引用聖經,竟成了散佈仇恨,那麼教會豈不是喪失了宣講聖經的權利嗎?宗教自由豈不也是憲法所保障的人權嗎?

1990最高法院就新納粹主義者泰勒(John Ross Taylor)一案,為仇恨制定了下列的定義:不尋常的強烈、深刻的憎惡和污蔑的情感。當時的判決是4-3險勝,其中一位反對的高院法官Beverley McLachlin(即現今之最高法院首席法官)質詢上述的定義,認為把主觀感受作為客觀判案的基礎是不當和自相矛盾的。

從此之後,人權委員會界定仇恨基本上以泰勒案為指引,當有人“感受”強烈的被憎惡或污辱時,就構成仇恨罪。屈氏就是以此被判有罪。據屈氏本人說,他所針對的,不是同性戀者(他自己也是過來人,自然不會歧視或攻擊他們),乃是同性戀行為。他所憂慮的,就是同性戀的意職形態,被正常化地向無數學生宣傳,直接影響他們的思想。他只是派發宣傳單張,引用聖經,指出這行為在道德上的不當,並沒有使用或宣傳暴力行為。

雖然有不少人會反對屈氏的言論,甚至因他的行為感到被奚落,但這不應該等同仇恨啊!屈氏本人相信,他的行動是出於愛心,正如他自己的經歷,靠著耶穌基督,任何罪人都可以得救和生命得著改變,包括同性戀者在內。屈氏的言論和那些三K黨或納粹主義者明顯不同,後者是針對某種族群(黑人和猶太人)徹底的仇恨,不會像屈氏一樣會接納任何願意改變的黑人或猶太人作為他們的一份子。

此外,在過去幾年間,因為幾件引人注目的案件如Maclean’s和Mark Steyn,Levant等,聯邦與省人權委員會的運作都被傳媒紛紛披露出來,發現原來這些人權委員會,被告連法院最起碼的法律程序和公開聆訊權利都沒有得到保障,引起了公眾的嘩然。

一個以主觀界定仇恨的法律,加上一個易被濫用的機制的結合,造成了言論自由的危機。我們盼望最高法院仔細審核泰勒案廿年來的惡果後,否定主觀界定仇恨的方針,重新把仇恨放在客觀的定義之上。我們也盼望,保守黨政府有勇氣去正視人權委員會的權限與運作方案,對整個人權機制作出一個徹底和全面的評估。

安省省選後的”變”象

謝安國(本文由銀禧社提供,作者保留版權)

十月六日安省選舉之後,自由黨政府得以連任,雖然未能成功再以多數黨政府執政,但仍得五十三席,僅以一票之差成為少數政府。

在這次不少政論家認為是頗為沉悶的競選之中,一致都認為胡達克策略失誤,高估了省民求變的意願,以為一個“變”字就可以從麥堅迪手上把專政權奪過來。想不到,當選民發現他除了“變”外,並沒有太多政綱,也沒有明顯的和自由黨政府有什麼根本性的分別,在麥氏與胡氏之中,決定仍然讓麥堅迪做下去。在“不變”的安省前景中,我們發現,安省實有下列“劇變”的因素,是省民不能忽略的。

一.德育教育的危機:在省選的後半部,已有不少人指出麥堅迪政府在學校的性教育和所謂平等及包容政策上的問題,其中以人權為理由而剝奪家長在子女教育上的知情權和主導權一事上,引起了少家長的關注。如今麥堅迪政府再次連任,這些教育上的政策必會繼續推行。去年因為家長群起反對而收回的新性教育教材將會很快面世。估計內容未必會有很大的改動。這將是安省德育教會的“劇變”,對學子們的心智,行為,價值都有很大的影響。所以,在未來的日子中,家長們必須積極關注子女從學校帶回來的訊息,和以積極的態度與老師,教長等學校當局溝通,以確保家庭價值在子女的學習中得到尊重。

二.綠色能源的成本問題:安省政府在過去多年來致力推動綠色能源,在這次省選中更以此為競選重點。相信沒有人會反對我們必須開拓新的能源,但安省推動的模式是否就是最合乎經濟效益呢?是否在這經濟疲弱的時候仍能負擔得起?須知安省之所以能快速的發展另類能源,都是依靠政府大幅度的補貼。就以電費來算,現時一度(kwh)電的價 格約為五仙。而安省政府卻以每度電七十多仙的價錢向太陽能發電商購電,且保障廿年不變。因為每度電的價格這麼高,而且又有政府擔保廿年,太陽能發電單位就如雨後春筍紛紛建造起來。省府的思維是,隨著量的增加,成本就會降低,屆時太陽能發電就可以負擔起來了。可是,須知由於政府龐大的補貼,每一所新增的太陽能發電設施,省府的負擔就會增加。在現時經濟不景的情況之下,我們負擔得起嗎?省府的財赤是否會失控呢?屆時安省是否會步上希臘的路?相信不久的將來,安省的電費,將會“劇增”!

三.債務問題:麥堅迪政府上台以來,十年間安省的債已加倍,不久就達到三千億加元。現時全省一年總開支約為一千二百億元,其中有近百份之十用來還利息。這還利息的錢已超過了省府對大選院校的撥款了。債務過去數年不斷的增加,加上這次競選有不少新開支的承諾,財赤只會更加高企。若一旦利率增加,安省的債務就馬上陷入危機中,屆時還利息的錢就會越來越多,直接影響安省其他重要的財政項目如教育,醫療等。更可惜的,是在競選期間,三黨都沒有提及債務的問題,都是提高開支,增加撥款作為拉票的手法。自由黨政府這種不斷花錢,債台高築的施政方法,是不能持續下去的。

我們盼望,在少數政府的情況下,其他兩黨,安省市民,公民團體能發揮監察的作用,讓這些“劇變”得以舒緩和處理。

McGinty’s “Equity and Inclusive Education Strategy” threatens Parental Rights in Education

Dominic Tse (President, Jubilee Centre for Christian Social Action)

During the provincial election campaign, many issues are brought to the debates, including Education. However, what is sadly missing is an important aspect of the Liberal government’s Education strategy that has been largely ignored or missed by most citizens of this province.

Recently, the McGinty government,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then Minister of Education Kathleen Wynne, began to implement a policy called “Ontario’s Equity and Inclusive Education Strategy” (EIE Strategy) in all publicly funded school boards in Ontario.

A key part of this strategy was the introduction of a new Sex Ed curriculum for Ontario elementary schools in 2010 that included teaching:

  • 6 years old about the sexual parts of the human body
  • 8 years old about homosexuality and “gender identity”
  • 6 graders about the pleasure of masturbation
  • 7 graders about vaginal and anal intercourse.

It was only after a public outcry against the curriculum that the McGinty government was forced to withdraw the Sex Ed curriculum for a “rethink,” which sounds like a code word for “for re-introduction after the election.”

What is troubling is that the radical Sex Ed curriculum is only one part of the EIE Strategy that threatens parental rights in directing the moral values of their children in Ontario’s publicly funded schools.

Kathleen Wynne wrote in EIE Strategy: “This is why I believe it is critical for us to articulate an equity and inclusive education strategy for Ontario schools: Embracing diversity and moving beyond tolerance to acceptance.” (p.2, EIE Strategy) What does she mean by “embracing diversity”? The policy also writes, “Many events that support diversity, such as Aboriginal Education Month, African Heritage Month, Asian Heritage Month, and the Pride Parade, are celebrated.” (p. 17 EIE Strategy) It clearly means that “embracing diversity” requires students to “accept” the homosexual lifestyle by “celebrating the Pride parade.”

Another major objective of the EIE strategy is to require that students “see themselves reflected in their curriculum” and “in their physical surroundings.” (p.4, EIE Strategy) The TDSB document “Challenging Homophobia and anti-heterosexism” (CHAH), released in early 2011, is a brainchild of this policy. In the name of anti-bullying against students with different sexual orientation (LGBTQ) and gender identity, the CHAH document seeks to challenge the so-called “biases” of heterosexism in the curriculum, by deconstructing traditional (or heterosexual) notions of gender identity, sexual orientation, and family. Students as young as kindergarten are exposed to the homosexual lifestyle, to experiment with different gender roles, and, to celebrate Pride parade at school.

Another troubling aspect of the EIE strategy is the exclusion of parental participation. In Feb. 2010, the McGinty government passed Bill 157, the Keeping our Kids Safe at School Act, which requires school staff to report inappropriate student behavior, such as bullying, to principals, who in turn have to report to the victim’s parents. However, there is an important exception. In the training video for implementation of the Act in schools, it is said that principals must notify a victim’s parents, “unless it is decided that doing so would cause the victim further harm.” Can school officials override the authority of the parents in matter of welfare of the child? Who give them this authority?

In the TDSB’s CHAH document, it is explicitly stated on page. 10:

  • Schools should not send notes or permission slips home before starting any classroom work on LGBTQ issues.
  • Parents do not have their child accommodated out of human rights education based on religious grounds.

Why are parents shut out of their child’s education in these issues? What is to be feared when parents seek to bring their own cultural, religious, and family values to dialogue with the values embedded in the EIE Strategy? Isn’t it true that the best education outcome is achieved when parents are involved in their child’s education? Isn’t the case the student learns best when parents can guide their child to allow values taught at school to dialogue with values at home?

The CHAH documents says, “The TDSB will practices or conduct in its schools that may put public safety, health, or the human rights and freedoms of others at risk.” (p. 10 CHAH) Why would having parental involvement threaten the safety, health, or human rights and freedoms of others at risk?

We believe that students in our schools, regardless of sex, race, colour, ethnicity, religion, sexual orientation, should feel safe to learn and grow. Parents, students and staffs should all play their parts to ensure a school environment that is free of bullying. However, in affirming that bullying is wrong, we need not agree with the values of the LGBTQ lifestyles. Nor should our students be forced to accept those values.

Kathleen Wynne, in an interview by Xtra, a gay magazine, commented on the Toronto Catholic Parents Association’s effort to amend the EIE policy in the Toronto Catholic District School Board (TCDSB) so that the TCDSB would stay true to its constitutional guaranteed mandate to promote Catholic doctrines, where one of the contentious issues is whether Gay clubs are allowed in catholic schools

“It is not going away. The expectation is that they will have an equity and inclusive education policy and will allow students to form these groups to have these discussions in every school board in the province,” she says. “I think what the province can do is to provide the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supports to the boards to get them to the point where they understand how to do this.” (Xtra, Sept. 7, 2011)

This doesn’t sound very inclusive at all. In fact, it threatens to deny our rights to be part of our children’s education. As parents, we must speak out and assert our rights. We must ensure future Ontario government respect our rights as parents to play a pivotal role in our children’s education. In this provincial election, make this an election issue when you speak to the candidates in your riding. Most important of all, please make sure you vote – vote for parental rights in education.

- 30 -

Please express your concern by signing the petition at: www.StopCorruptingChildren.com.

For interview, contact Rev. Dominic Tse (email: dominictse513@gmail.com.)

多倫多教育局“挑戰害怕同性戀反異性戀主義(Challenging Homophobia and anti-Heterosexism)政策”的新霸權主義

謝安國(本文作者保留版權)

隨著今年九月份學校開課,安省教育廳要求所有公費教育局(包括公立教育局和天主教教育局)內學校推行所謂“平等及包容教育政策”(Equity and Inclusive Education Policy)。而全省最大的教育局,今年初推出一份教育局文件“Challenging Homophobia and Heterosexism: A K-12 Curriculum Resource Guide”(“挑戰害怕同性戀反異性戀主義:幼稚園至十二年級的課程資源指引”),以反歧視為口號,內容卻涉及不少關於同性戀家庭,雙性戀等多種性傾向的教材。

(文件可在此下載:http://www.tdsb.on.ca/wwwdocuments/programs/Equity_in_Education/docs/Challenging%20Homophobia%20and%20Heterosexism%20Final%202011.pdf

課程開宗明義的指出,LGBTQ(L-lesbian即女同性戀;G-gay,即男同性戀,B-bisexual即雙性戀,T-trangender即轉性人,Q-queer怪異者,或懷疑自己性取向者)人仕經常受到歧視,或被惡言相向,或被人出言侮辱,對他們造成不少心理的壓力。這種校內的欺凌行為(bullying)必須禁止,學生也應該接受反欺凌行為(anti-bullying)教育,以確保所有學生在校內都感到安全。

可是,課程並沒有停在反欺凌的教育上,卻更進一步要為LGBTQ人仕製造一個他們完全被認同的環境。換言之,學生之所以有害怕同性戀(homophobic)思維與行為,因為校內文化都是基於異性戀主義(Heterosexism)。所以,要徹底清除害怕同性戀心態,就必須扭轉異性戀主義文化(anti-heterosexism),建造一個完全包容的教育環境(Inclusive Education Environment)。什麼是包容教育?就是在家庭與性價值系統上的徹底的價值中性教育(Value-free education),向傳統價值立場發出批判,包括兩性,性取向,家庭價值等,揭露價值立場背後的異性戀主義的面目,向異性戀主義的霸權作全面的解構(Deconstruction)。

這教材就是一份解構的教材。例如,幼稚園至三年級學生將會藉著不同的活動,對兩性的定義(男扮女,女扮男),家庭的定義(閱讀如My Two Mums, My Two Dads之類的書)作出懷疑與批判;不但如此,學生更被鼓勵去為學校作出解構評估,看學校是否有害怕同性戀和異性戀主義霸權的傾向(名為“測驗學校害怕同性戀程度”)。三年級學生更被鼓勵在校內舉辦同性戀遊行(Gay Pride Parade),作為提升校內包容教育的行動。此外,學生又被鼓勵監督傳媒的異性戀霸權主義,其中一項活動是由七年級學生從同性戀雜誌Xtra! 中剪報,該雜誌是同性戀群體中甚有盛名,其中有許多不適合兒童閱讀和觀看的圖片。

這種解構教育,直接與不少家庭的宗教,文化傳統有明顯的衝突,若沒有父母的參與,將對孩子的價值系統做成很大的混亂,對父母子女關係帶來不少負面的影響。

可是,文件開首就表明立場,不願父母在這些議題上有所參與。老師在教授這些關於LGBTQ課題時,不需要向家長發出通知,也不需要得到家長的同意(文件第10頁)。家長可以用宗教主場為理由,不讓子女上這些課嗎?課程的回答是:不可以!(文件第10頁)因為對多倫多教育局來說,在“公眾安全,健康,人權,或別人的自由受到影響之下”,學校當局是會限制宗教自由的。

這是令人費解的。父母參與子女在這方面的學習,在家中與子女討論,讓子女以自己的宗教與家庭傳統與老師所教的對話,是帶來最好的學習效果的途徑,為什麼把父母排於門外呢?若父母認為這些內容對子女的價值系統帶來太大的衝擊,暫時不能消化,不讓子女上課,這有什麼問題?父母不是最了解他們的子女嗎?父母不是主導子女學習的最終決定人嗎?

沒有聽,或不認同這些LGBTQ 內容,又怎能等同對那些LGBTQ的學生做成“安全,健康,人權,和自由”構成侵害呢?須知,我們尊重別人的權利,不一定同意他們的想法或行為,這是自由主會,公民社會的基石啊!我們尊重LGBTQ人仕的人權,不代表要放下我們所持守的價值,去認同和支持他們的價值!

若教育局的目標只是達到對LGBTQ 人仕的接納和尊重,為什麼不能接納其他價值系統呢?例如,在基督教傳統內,每一個人都是上帝所創造的,不論做了什麼上帝不認可的事,都是上帝所愛的,不能隨便欺負和傷害。正因為此,我們肯定每一個人(包括LGBTQ人仕)都絕對的價值,絕不能欺凌。

這種“一言堂”式教育思維,是赤裸裸的霸權主義,美其名以價值中性的名稱,美其名是向別的霸權挑戰與解構,其實是建立新霸權主義!

新霸權主義的背後,是安省政府教育廳(Ontario Ministry of Education),安省教育廳在Kathleen Wynne(去年起轉往運輸廳)領導下,獲得省長麥堅迪全面支持,從2008/09學年就開始推行所謂公平和包容教育策略(Equity and Inclusive Education Strategy),全面修改安省學校的課程,清除課程內所謂異性戀主義霸權色彩。其中最為人所知的,就是去年性教育課程的修訂,因公眾的嘩然反對而不得不收回,省長麥堅迪稱之為要“再思”(Rethink),這政治語言可解讀為:等待省選之後將重新出台。

在這新霸權主義的浪潮之下,安省子弟將面臨一次很大的價值衝擊,而父母卻被排之門外,父母教導子女的權益被漠視,被否定,這是十分可悲的事。祈望這次省選討論中,選民在投神聖一票時,不要忽視這極為重要的課題。

一場勝仗──家長與多倫多天主教育局抗爭的啟迪

直擊情報站

一場勝仗──家長與多倫多天主教育局抗爭的啟迪

謝安國

安省政府近年積極推行所謂“反歧視同性戀教育”,除了去年大舉修改從幼稚園到高中的性教育課程(因社會人士反對而暫時擱置),又要求全省各教育局通過平等及包容教育政策(Equity and Inclusive Education Policy,簡稱EIE),包括公立教育局和天主教教育局。這對不少家長來說,都構成了一定的憂慮。一方面他們都支持在學校環境之內,不應對同性戀的學生帶來任何的歧視,但卻同時擔心這些所謂“反歧視”教育,是否變相的宣傳同性戀生活方式。對以教導天主教教義為辦學目的的天主教教育局來說,這問題會更為尖銳。

安省天主教家長和納稅人把子女送到天主教學校,為的是確保子女受到天主教教義為主導的教育,這是加拿大立憲法給予的權利。他們擔心,這些所謂“反歧視同性戀教育”必然涉及對同性戀及其他性行為的立場,是否與天主教一貫以聖經為依歸,以同性戀為罪的立場有所衝突。

(讀者可能會問,為甚麼天主教人士有其獨立,以稅款支持的教育局,又能以教導天主教教義為辦學目標呢?而其他宗教人士卻只能自掏腰包把子女送到私立宗教學校?這是歷史因素使然。在1867年加國立國以前,安省的天主教人士在當時社會屬少數,他們監於當時的教育以基督教育為主,成功地把天主教人士接受天主教教義主導之教育的權利寫進憲法內。所以,一百多年後今天,時移世易,百多年前的基督教教育變成今天的公立學校系統,主導的不再是基督教,而是世俗主義和道德相對主義;而天主教人士因為憲法的保障,至今仍擁有一個天主教人士稅款支持,在辦學方針,老師的聘任等事上,都以教導天主教教義為辦學目標的教育系統。數年以前,一個由幾個宗教代表聯成的組織,向安省政府提出訴訟,要求可以像天主教教育局一樣,成立獨立由該宗教納稅人稅款轉移支持的教育局。結果法院作出裁決,認同現時的情況是不公平的,卻指出天主教教育局與憲法的特殊地位,不能隨便更改。)

今年2月15日,全省最大的天主教育局,多倫多天主教育局,開始討論EIE政策,其中兩位教育委員John Del Grande和Angela Kennedy提出對政策的修訂動議,希望修改一些語句和字眼,旨在確保反歧視政策不會違反天主教辦學目標。

Del Grande指出,相信不會有人反對政策的方針,即天主教學校不應歧視同性戀學生,問題是政策如何執行。他說:“我們怎樣可以知道某學校或某老師不會討論這些敏感課題,或邀請具爭議性的講員?凡事一開了先例,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他們的動議立即被教育局否決,稱天主教教育局根本就是以天主教教義作為辦學目標,政策不必再作修訂。可是,最好的政策,關鍵往往在執行的細節上,若天主教教育局真的是以天主教教義為依歸,為甚麼不能接受修訂一些簡單的語句修訂,以確保在執行上不違背教義呢?教育局內推動這政策的人,是否有甚麼背後隱藏的目的(Hidden Agenda)?

這些考慮和擔憂,引起了不少家長的注意,在4月27日會咨詢議中,竟然有150多位家長出席教育局會議,是極為少見的事。當天咨詢的結果,反映了家長下列的訴求:

  • 天主教學校不應容許那些打著增進了解同性戀學生名號(如Gay Straight Alliance),實為宣傳同性戀行為的組織在校成立;校內的欺凌行動必須個別獨特處理,而不應輕率地概括於對同性戀者的歧視和欺凌;
  • 在EIE政策下,任何關於性取向的討論,必須以天主教義為依歸(天主教教理問答2357條指出同性戀行為是一種罪行,是不能認同的)
  • EIE政策要禁止“歧視”應改為禁止“不公平歧視”
  • 政策必須加強保障天主教對性道德的教導,尤其保障老師不會因為教導天主教性道德立場而受到處分或訴訟。

在5月19日的會議上,又有約150家長參加,在會議之前,家長代表向教育局提交了一份由2418位家長或納稅人的簽名請願書,要求教育委會向EIE政策投反對票,或提出修訂,清楚地保障天主教教育的主導地位。除了請願書外,有不少家長代表發言,指出EIE政策某些關鍵語句比較含糊,可能導致天主教的性道德觀受到攻擊。

接著,教育總監Anne Perron 邀請教育局律師Eric Roher發言。Roher聲稱若這些修訂通過,教育委員們可能被某些群體(groups)提出訴訟,而安省麥堅迪政府亦可能對懲罰他們。當Roher提出法律觀點後,大部份教育委員都對修訂感到憂慮,擔心會有法律責任。

這立刻引起家長們的強烈的反感,而不少教育委員亦不贊成Roher類似恐嚇的手法。而支持政策的委員Maria Rizzo更直接的指責Roher的觀點,堅決的認定教育局對EIE政策作出修訂的權利。結果教育委員會以7比4通過了沒有修訂的EIE政策,而在6月16日會議中再討論修訂議案。

6月16日會議,多倫多天主教教育局終於為修訂動議作出表決。可惜,在場近200位的家長足足等了四個小時,才有機會發言,而辯論只維持了20分鐘。這明顯是教育局的拖延手法,以為只要把議題拖到會議的最後,家長們會知難而退。結果,在家長們的堅忍之下,8項修訂中有4項獲得通過,其餘的將在下次會議中有討論。在通過的4項修訂中,其中3項是天主教教育局員工(Board Staff)支持的,基本上都能做到在語句上加強了天主教教義的主導地位。

當晚共有六位家長代表發言,其中退休教師Lou Iacobelli夫婦的發言,著實發人深省:“EIE政策背後的價值是人的生命,人的性行為都只是社會建構的產品,最終的仲裁是安省人權委員會(Ontario Human Rights Commission)。但天主教教會所教導的卻是:生命是神的禮物,這不是任何社會改造,或更改定義能夠改變的。教會對人性,家庭,性(包括同性吸引)的教導,是對學生最好的保護。”

對天主教家長來說,這可說是一場勝利。可是,這勝利背後,卻令我們產生新的憂慮:

  1. 原來在聲稱以天主教教義辦學為目標的天主教教育局內,世俗主義,道德相對主義的勢力亦如此龐大,且步步進逼,非完全侵蝕教育界而不休。
  2. 加拿大雖是民主國家,各級政府運作都以民主參與為原則。可是,我們民主的傳統,因為層次複雜,許多資料往往不為外人知曉,選民若不積極參與,民主程序隨時都可以被濫用。
  3. 天主教家長的成功捍衛教義,主要是因為受到憲法對天主教辦學的保障。可是,公立學校又如何?公立教育局沒有維持基督教價值的權利,對維持傳統家庭價值的家長來說,情況就更加不利了。現時,多倫多公立教育局已紛紛提供了所謂“反歧視同性戀,反異性戀主義教育教材”,內容積極宣傳同性戀大遊行,相信不少家長仍未知曉。公立學校家長們能作甚麼?且在下回分解。

(本文由「銀禧社」提供,作者保留版權)

娼妓合法化狂想曲-安省上訴庭聆訊的隨想

謝安國(本文作者保留版權)

六月十三至十七日安省上訴庭為娼妓法應否取消作出了一週的聆訊,是為省政府和聯邦政府就去年安省高等法院法官Susan Himel認為現時聯邦刑事法中關乎娼妓的三條法例違反加國人權自由憲章的裁定而作出上訴。

在聆訊中,除了案件三位性工作者Terri-Jean Bedford, Valerie, Amy Lebovitch的代表律師外,還有近廿個機構加入發言,包括支持修改法例的多個性工作組織,加國公民自由協會(Canadian Civil Liberties Association),卑斯省公民自由協會(B.C. Civil Liberties Association),兩個愛滋病組織等;而反對修改法例的除了有基督教和天主教背境的Christian Legal Fellowship, Catholic Rights League, REAL Women of Canada外,也有一由七個婦女權益組織(Feminist)組成的的聯盟Women’s Coalition for the Abolition of Prostitution,其中包括Canadian Association of Sexual Assault Centres。

兩個陣營在五天的聆訊中分別在五位上訴庭法官前為各自立場陣詞。聆訊六月十七日結束,首席法官David Doberty宣佈,在上訴庭未作出裁判之前,現行法律繼續有效。這對社會人士來說,可說是鬆了一口氣。因為這案件無論今次裁判如何,雙方必然會上訴至最高法院,若在上訴過程中,舊法已除,就會變成“無法無天”的亂局了。

支持取消三條娼妓法的一方指出,他們的目的不是要推廣娼妓普及化,或在民居中建立妓院,乃是為保障從事性工作者的人身安全。三位性工作者辯稱:(1)現時法例禁止性工作者向嫖客招徠生意(solicitation),無法讓性工作者和嫖客在單獨相處前談妥條件,使性工作者容易遇上有暴力或變態的嫖客。(2)由於法例不容許經營妓院,性工作者無法在安全的地方工作;(3)法例禁止任何人靠性工作為生,使性工作者不能雇用保鑣,以保障他們的人身安全。

讓我們想像一下,若法例得以取消,情況將會如何?三位性工作者將會如何發展他們的工作?我們不妨大膽的想像一下。

娼妓合法化後,他們將會合作開設妓院,找個交通方便,靜中帶旺的地區,來開始妓院。光顧的嫖客可以預約,也可以臨時上門(Walk-in,像醫生醫務所一般)。嫖客要接受服務,必須出示某種證件,以證明他們沒有性病,暴力傾向,變態行為等(像在醫務所出示OHIP卡);萬一有漏網者,在妓院房間內應設有救急通訊設備(像護老院中的救命按鈕),若救命按鈕一經被按,馬上有保安人員(Security)破門而入,來營救性工作者。若兇徒真能成功行兇,或傷人,或致命,接待處的閉路攝影機早已把所有嫖客拍下來,加上認證資料,兇徒一定無法逃脫。妓院可以提供不同服務“套餐”,價格不同,但必須簽署,應允做安全措施,及答應萬一出了甚麼亂子,不能控告妓院疏忽。當然,嫖客也有權利,在非涉及刑事的案件的情況下,妓院是不會把嫖客的身份公開的。

三位性工作者自從成功地推翻了加國娼妓法後,聲名大噪,生意滔滔不絕。他們三人應付不來,於是大舉招聘性工作者。後來,他們發現,招聘新人比較複雜,又要時間培訓,不如外判給個體戶,租用他們的地方及預約服務,只要維持他們一貫的服務水平,且要分擔開支就行。

可是,由於他們太成功了,引起了城中黑社會頭子們的注意。其實黑社會早已經營非法妓院,如今合法化後,一時未能及時轉型。如今有三位先鋒的成功例子,他們遂開始行動,一方面提出收購,又使人用強權恐嚇,無所不用其技。最後三位先鋒退休,妓院由黑社會們掌舵,引入新資金,發展成連鎖店,遍佈全國。為了增加利潤,他們會用任何方法來招攬性工作者,以供應市場需求。可是,因為娼妓成了合法化後,嫖妓成了日常活動,好像昔日唱卡拉OK一樣,市場供不應求。聰明的黑社會們,他們遂向大學生、中學生、家庭主婦等做廣告,甚至向政府申請外地勞工,把又平又靚的外勞性工作者引進。不但如此,他們深明任何生意必須具備一條龍的服務才能穩健發展,妓院、卡拉OK、餐廳、電影院、賭場等都可以合體,成為一站式的多元化娛樂城。性工作雖然賺錢,利潤最高的生意還是毒品。最後,黑社會都深知,賺錢最多的行業不是上述的娛樂事業,而是毒品。有了遍佈全國的一站式的合體娛樂城,他們就可以讓其成為毒品的銷售網絡了。他們會讓性工作們染上毒癮,把他們出賣身體的錢都賺過來。此外,性工作者染上毒癮後,就不怕不聽話了。結果,妓院最終發展成了一站式的毒品銷售連鎖店!黑社會頭子們不用擔心警察,因為在整個過程中,毒品也合法化了。

在整個發展過程中,性工作被嫖客傷害是否就從此消失呢?不會,因為要像三位先鋒一樣有這樣的管理能力的性工作者畢竟十分少。原因很簡單:若具備這些技能,又何必來從事性工作?大部份的性工作者都是沒有特別的謀生技能,甚至是毒癮纏身,或情緒低落,或心靈受了創傷。這些性工作者根本無法去發展妓院生意。無論娼妓合法與否,他們大多仍然在街上流連,以最低的價格來出賣肉體,隨時會受到暴力的傷害。他們或許為了得到一點的保護,會向黑社會交保護費,但是這些所謂保鑣,真正所保障的是他們的利益,其次才是性工作們的安危。

以上的故事畢竟是“狂想”,與現實未必完全相符。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性工作者的敵人,不是那些法律,乃是嫖客(英文稱為johns)和控制他們的人(英文作pimps)。前者以性工作者的身體為慾洩工具,本身就是一種“暴力”(violence)。拉皮條的人(或黑社會組織)只把性工作者作為生財工具,這本身也是一種“暴力”(violence)。所以,娼妓本身就是十分危險的行業,對性工作者身體與心靈都會做成極為深遠的影響。

案中支持娼妓合法化的言論所展示的圖畫太簡化了,與大部份性工作者的生活相差太遠了!推翻了這三條法律,真的能保障性工作者的安全嗎?我們擔心的,該三條法律推翻了,那些最弱勢的性工作者連最起碼的保障都沒有了。

作一個行公義,好憐憫的政府-致哈帕總理的公開信

謝安國(本文由銀禧社提供,作者保留版權)

哈帕總理:

經過個多月來的競選努力,昨晚你終於能如願以償,得到了加拿大人的信任,共獲得了167個議席,組成大多數政府。你如今可以在未來四年內有足夠的空間去推行較長遠的政策,而不像少數政府時期隨時被推翻的危機了。我們盼望新的哈帕政府能在以下幾方面領導加拿大社會邁向新里程。

一.帶領國會成為一個開放,彼此尊重,為加拿大服務的議會
在少數政府時期,國會變成了一個權力角力的競技場,各黨都用上美麗的言詞,為赤裸裸的權力慾來做裝飾。如今,在保守黨大多數政府領導之下,我們盼望,國會可以真正發揮它的功能,就是讓政府受到監察,政府與反對黨在監察互動之下,讓政策得到更深入的討論和修正,最終讓加拿大受惠。你上任政府下台的理由是藐視國會,雖然部份理由是反對黨們聯合攻擊你們的藉口,但當時政府缺乏透明度,沒有尊重國會傳統和規定,也是事實啊!我們盼望,你在加拿大人的信任之下,更有自信,以開放的態度和其他反對黨積極合作,以謙卑的心,接受反對黨的批評,讓政府真正能成為一個向國民交待,得到國民信任的政府。

二.帶領加拿大走向一個尊重上帝,尊重真理的路
你在得勝演說中說,大選的結果讓你感到謙卑(humbled by the election result),甚願這份謙卑讓你體會,上帝今天賜給你這位份,是要你為祂完成在這歷史時刻中獨特的使命。我們盼望在保守黨大多數政府之下,加拿大能夠成為一個尊重上帝,尊重真理的國家。在過去多年以來,加國社會越來越走向世俗化,反宗教,反基督教的道路。在所謂人權的口號下,傳統價值不斷受到攻擊,家庭道德蕩然無存,宗教人士(尤其基督徒)不斷被打壓。在所謂減低傷害的基礎上,娼妓合法化,毒品注射屋,大麻合法化不斷衝擊加國社會。加拿大信任你,盼望你的政府也信靠上帝,捍衛真理,力抗這些浪潮與歪理,讓加拿大重新建立在真理基礎下。

三.帶領加拿大走向一個經濟增長,憐憫增加的社會
自從全球性經濟不景以來,加國社會已慢慢從低谷中爬上來,我們需要一個能帶領經濟,減少財赤,創造就業的政府。你在你的競選政綱中有不少好提議,如鼓勵小企業雇用新人的優惠,協助新移民資格得到認證,維持低稅率,以協助企業和納稅人收入增加等,都是好的方向。可是,在經濟發展的同時,我們不能忽略社會上的弱勢群體。你在這方面提出不少協助家庭的政策,如讓夫婦在報稅時共享收入,增加對長者的補助等,我們盼望你能與反對黨在這方面合作,多聽取他們的意見,在控制財政開支,經濟增長,照顧弱勢群體多方面取得平衡。我們相信,一直以為弱勢群體請命為黨綱的新民主黨在這次成為最大反對黨,是有上帝的旨意在其中。甚願你能以開放的心,吸取反對黨的優點和好的政綱,為加拿大謀福利。

四.帶領加拿大醫療制度的更新
加國的醫療制度,在過去幾十年發展以來,已出現了不少問題,其中最明顯的是費用太龐大,已快到維持不了的地步,在許多省份的財政開支中已佔了超過一半以上;此外,醫院輪候時間太長已到了不能忍受的地步。你如今組成了大多數政府,是發揮領導的時候了!我們盼望你不要被意識形態之爭攔阻你,以實事求是的,客觀的,開放的精神,帶領各省去討論加國醫療改革。

五.帶領加國移民與難民制度的改革
加國是移民國家,我們需要更多的移民,不但補足加國人口的老化,更重要的,是移民能讓加國社會更加有活力,更有創意。可是,多年以來,移民政策往往是大選拉票的手段,以致造成許多流弊。加拿大是個尊重人權的國家,願意接受在各地受逼害的難民,可是,在多年沒有更新的制度下,不少非法分子利用加國的人道與法治,以難民為藉口,濫用難民制度。在過去幾年,你的政府已做了不少補救的工夫,甚願這改革要更上一層樓,不但能堵塞破口,又能讓真正的移民能在加國儘速建立新家園。

六.帶領加國司法的改革
加國司法與懲教制度多年來走向越來越寬鬆的方向。對不少加拿大人來說,似乎對罪犯的人權的尊重,比對受害人更甚。保守黨政府在過去幾年以來,開始司法改革,加重了不少嚴案的判刑和增加最低刑罰等,可惜改革仍十分片面,未能提出全面方案。如今,在大多數政府之下,我們盼望你能貫徹始終,讓司法制度同時兼顧公義與更新這兩方面,既協助犯案人更新,又讓公義得到彰顯。

七.帶領加國在國際舞台上扮演一個有真理和原則的角色
人人都說,政治是利益的遊戲,沒有原則可言。我們不敢苟同,因為我們相信上帝是歷史的主,祂有真理,有能力。順服神真理的國家,是神所賜福的。在這利益當前的國際情況之中,我們盼望加拿大能像昔日施洗約翰一樣,作曠野中的人聲,為真理作見證。
最後,我們會為你和國會禱告,求主賜你智慧,成為一個合神心意的政府!

為你禱告的朋友

謝安國牧師
銀禧社社長

呼籲華人社區參與日本地震救災行動新聞發佈會

銀禧社
Jubilee Centre for Christian Social Action
呼籲華人社區參與日本地震救災行動新聞發佈會

三月十七日(星期四), 上午十一時三十分
Japanese Gospel Church of Toronto
301 Silver Star Boulevard, Scarborough, Ontario

講員:

謝安國牧師 銀禧社社長
陳榮基牧師 前日本傳教士
麥振榮牧師 世界華人福音事工聯絡中心加拿大總幹事

Rev. Haruo Sato, 佐滕牧師, 日本福音教會牧師
Rev. Ataru Nakagawa, 中川中牧師
Mr. Sid Ikeda, 日本社區領袖

三月十一日在日本東部海底發生的九級大地震和海嘯造成的破壞和傷亡,舉世震驚。世界不同國家都紛紛派出拯救隊,到達災區協助援工作,各國人民也積極捐助,向災民提供救援物資。

銀禧社呼籲華人社區暫時放下中日兩國人民在歷史的創傷與衝突,以上帝的愛伸出援助的手,參與救災行動。

中日兩國在過去一百多年來有一段慘痛的歷史,近日兩國又為釣魚台產生爭議,這段歷史的傷痕和政治的衝突是必須面對和處理的。

然而,面對著地震的慘劇和龐大的救援需要,我們一群華人教會的牧師和日本教會的牧師一起發出呼籲,鼓勵華人社區把這些歷史和政治的問題放在一旁,積極參與救災行動。

我們相信靠著上帝無條件的博愛,能夠化解冤仇,帶來醫治。

聖經說:「上帝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翰福音3:16)上帝的愛,是普及世上所有的人,不論中國人,日本人,都是上帝所愛的對象。祂的愛是有行動的,差獨生愛子耶穌基督來到世間,為世人贖罪,叫世人因耶穌所受的傷而得到醫治。讓我們也伸出援助的手,為在災難中的日本人民帶來身體與心靈的醫治。

聖經又說:「祂是我們的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以弗所書2:14)國與國,民與民,人與人之間都存在不少的隔斷的牆,以致產生許多誤解和衝突。但憑著基督的愛,這道牆是可以拆毀的。讓我們加拿大華人社區與日本社區在這次救災行動中,拆掉中間隔斷的牆,一起讓這無條件的博愛,為地震災民,為我們的心靈帶來徹底的醫治。

鼓勵捐款:加拿大紅十字會Canadian Red Cross (www.redcross.ca)

聯絡:謝安國牧師416-999-7766
- 30 -

銀禧社

Jubilee Centre for Christian Social Action

JCCSA calls upon the Chinese Community to support Japanese Earthquake Relief Effort

March 17, 2011, 11:30 AM

Japanese Gospel Church of Toronto

301 Silver Star Boulevard, Scarborough, Ontario
Speakers:

Rev. Dominic Tse, President, JCCSA

Rev. Peter Chan, former Christian Missionary to Japan for 10 years

Rev. Chadwin Mak, Canadian Executive Director of CCCOWE

Rev. Haruo Sato, Japanese Gospel of Toronto

Rev. Ataru Nakagawa, Japanese Pastor

Mr. Sid Ikeda, Japanese Community Leader

The Panel of Chinese and Japanese Pastors jointly call upon the Chinese Community to participate in the Japanese Earthquake Relief Effort, to leave aside the past history of conflicts and pains between China and Japan, and to embrace the earthquake victims in the love of God.

The Bible says, “For God so loved the world that he gave his one and only Son, that whoever believes in him shall not perish but have eternal life.” (John 3:16)

God unconditional love is for everyone. Chinese, Japanese, Canadian, all people on earth are objects of God’s love. He loved us by sending his Son Jesus Christ to die for all and atone for our sins, so that we can be healed through his pains. Now let us extend our helping hand to the Japanese earthquake victims that God’s love can bring healings to them in this time of devastation and despair.

The Bible also says, “For he himself is our peace, who has made the two one and has destroyed the barrier, the dividing wall of hostility.” (Ephesians 2:14)

There are so many barriers between peoples and nations these days, giving rise to endless conflicts. With the love of Christ, we, the Chinese Christian community and the Japanese Christian community can begin to break down this barrier of hostility. In participating in the relief effort, we can bring healing and peace to the victims, as well as to ourselves.

Donations are encouraged to be made to The Canadian Red Cross (www.redcross.ca)

For inquiries please contact: Rev. Dominic Tse (416-999-7766, jccsa.ca@gmail.com)

- 30 -